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BE拯救世界 第十四章

时间:2020-12-29 浏览量:

今天,我独自一人。

这里黑暗。这里寒冷。这里悲凉。

这里没有你的身影。

但是。

因为夜色如此黑暗,才会思慕拂晓。

因为天气如此寒冷,才会思慕朝阳。

因为此刻如此悲凉,才会思慕你的身影。

祝愿你能迎来每一个清晨。

祝愿你能常有暖风吹拂。

祝愿你能得到所爱的温暖。

这里如此的寒冷,这里找寻不到你的身影。

所以。

这一定是一件好事。

今天,对于死去来说,是个好日子。1

“爆豪胜己好感度20,奖励无间齿轮x100。;

“少说蠢话了。;爆豪胜己虽然这样斥责着,但是神色却放松了下来,“我才不需要你多管闲事。弱者只要老老实实跟在我身后就行了,就算没有你,老子一个人也能宰了那个烂章鱼!;

不,我觉得你只会sc/1d100当场狗带。

当然,为了照顾青春期少年(?)敏感又脆弱的内心,我只是微微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

此时此刻,我要说的话自然不是反驳,也不是质疑,更不是继续挑动爆豪胜己可怜的神经。

而是,最重要的交代。

“一会儿的话,我会锁住那个东西。;我轻声说着,心情意外的平静,“接下来的事,就拜托你了。;

“……你什么意思?;

爆豪胜己的脑子果然非常聪明,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意识到了我那句话真正的含义,他的脸色顿时变了,无法遏制的怒意涌上他的脸庞,他猛地向前一步,伸手就要来拽我的手腕。

但是,他又怎么可能抓得住穿戴着恩奇都卡牌的我呢?

我只是后退了一步,便躲开了他的手。

“能够杀死神的只有法则。;我的声音温柔而平和,我从未想过面对爆豪胜己的时候,我还能用这样的语气和他对话,“所以,后面的事情就只能拜托你们了。;

“你——;

“你做得到吧。;

我再一次打断了他,带着安然而平静的微笑,说出了心里最深处的话语。

“你是英雄吧?;

“——————;

那是如此短暂,又如此漫长的沉默。

短暂到只有一瞬,漫长到仿佛已过了一生。

我理解他的沉默,就如同我理解我究竟对他说了多么残酷的话。

所谓的英雄,究竟是什么呢?

是拯救他人的人吗?是消灭坏人的人吗?

也许是,也许不是。

但我知道,这个少年一定做得到。

因为,他是英雄。

所以,我没有等待他的回答。

没有必要等待那个回答。

我早就知道了,这个少年,一定会成为真正的英雄。

“这样也……不错呢。;

我注视着混沌中的古神,在全身都几乎完全被替换为神造兵器的现在,我已经不会被那份恐怖所感染了。我已经不会再害怕了。

在这样的视角下,那个存在的模样……丑陋的几乎有些可怜了。

“你也只是存在着,沉睡着罢了。;我喃喃,不知是不是被恩奇都影响的原因,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愤怒了,“不过,我还是必须杀了你。;

为了拯救风乃。

为了拯救更多被泡祸摧毁的人。

为了从神之噩梦的手中保护这个世界。

我必须在这里杀了祂。

最后一枚令咒从我手上消失,我在这里展开了恩奇都的宝具。

“——世人啊,冀以锁系神明(enuma elish)!;

那是,恩奇都的宝具——天之锁。

在使用这一宝具时,恩奇都能将自己的身体化作一具神造兵器。

将庞大的能量变换为楔子,贯穿,紧连敌人。

恩奇都原本是众神为了把吉尔伽美什归还给神明而派遣出去的兵器。

吉尔伽美什本身是防止神与人相隔甚远而创造出的天之楔,但吉尔伽美什却反叛了神。

因此众神派出了恩奇都,希望他束缚住吉尔伽美什,并将其带回天上。

然而恩奇都成了吉尔伽美什的挚友。

这把“连天都能束缚的锁;,如挚友所愿,选择了为人类而使用的道路。2

在那一刻,金色的锁链紧紧地束缚了座上的神明。

自千年之前被迫沉睡的古神,发出了骇人至极的嘶鸣。

“■■■■■■■■■■■■■■■■■■■■■■■■■■■■■■■■■■■■■■■■■■■■■■■■■■■■■■■■■■■■■■■■■■■■■■■■■■■■■■■■■■■■!!!!!!!!!!!!!!!!!!!!!!;

无边的混沌汹涌着,古神的形体也在剧烈地变幻着,似乎是感觉到了危机的迫近,又或许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古神正在疯狂地挣扎。整个空间都在颤动,像是要裂开一样剧烈地颤动着——

然而,却无法撼动那金色的锁链一分一毫。

白衣的少女早已不在那里,早已不在任何地方。

她已经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变成了锁缚神明的天之锁——

然而,少女的声音,却从梦境的深处忽然响了起来。

“二重梦·梦境与现实的翻转。;

现实与梦境在一瞬间进行了置换。在那一刻,原本不应该出现在现实世界的神明,突然出现在了现实之中。爆豪胜己在这一瞬间理解了全部。

他终于理解了全部。

为什么明明对他说了“请帮我;却又说“我没有想让你来到这里;。

那是因为,那个女人为他准备的战场,原本就不在神座之中。

为什么明明选择了爆豪胜己,却还要将法则之力交给死柄木弔。

因为她一个人无法对抗神,所以需要一个人来帮忙牵制神。

为什么明明只要把神从梦境里拖出来就行,她却一定要惊醒神,再化身锁链将其束缚。

因为只有让神醒来,才能保证把它翻转到现实世界之时,会被法则所注意到。只有化身锁链将祂束缚,才能保证祂无法逃回梦境世界之中。

法则的眼睛,只能注视着现实的存在,看不到梦境与意识之海。所以在弦之主定下的新法则之前,所有的神都陨落了,或是像这样永远沉眠于非现实的虚幻之所。

眼前的古神,就是那样的存在。祂一直睡着,从千年之前,就一直沉睡在梦境的最深处——意识之海的最深处。

所以祂不会被消灭,也不会现身于现世。

如果不是那少女开启了通往神座的道路,那么,直到人类毁灭为止,古神都不会从梦中醒来吧。祂将在那诡异的神殿之中,长长久久地做着无法醒来的梦。

醒来的神,在降临于现世的一瞬间就会被法则注意到。

——就像现在这样。

爆豪胜己冷冷地看着面前嘶鸣挣扎的古神。

仿佛是被太阳灼伤了一样,那旧日的支配者发出了极为狂乱的嚎叫。祂的身形在急剧地变化,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压缩着一样,一分一分地萎缩下去。

祂想要逃走,想要返回梦境世界之中,然而,祂却无法动弹。

因为那金色的锁链依然束缚着祂。

即使已经遍布裂纹。

即使已经发出濒临破碎的声音。

即使已经开始颤动。

那锁链依然死死地锁缚着祂,决不允许祂在此逃脱。

那金色的锁链在日光下熠熠生辉,仿佛在无声地诉说着什么。

——你是英雄吧。

爆豪胜己似乎是想要笑,又似乎是愤怒到了极致。那种种澎湃的情感如同野兽一般撕咬着他的心,到了最后,只归于一个近乎狰狞的笑。

是啊,他是英雄。

于是爆豪胜己抬起手来,将全部的法则之力——从那个女人那里得来的全部力量,汇集在手心。

作者有话要说:

注:1引用自《尘骸魔京》追风者线

2引用自法狗游戏文本,恩奇都羁绊故事的最终故事第135章 【bad end·我们在虚空中巡视夜色】

那是多么美丽、辉煌、而又盛大的焰火。

轰华绚丽,明亮耀眼,即使在白昼,也如同太阳一般光辉闪耀。

在那夺目的焰火之中,有崩碎的锁链坠落下来。

美丽的,脆弱的残片。

那些金色的碎片,还没有落到地上,就化作了更为细小的齑粉,如同一场菲薄的金雪,消弭在了明亮的日色之中。

无法挽留,无法停驻。

那如同梦一样出现的少女,也如同梦一样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应该说,粉碎在了他的手中。

爆豪胜己亲手将她与神一同粉碎了。

如果故事到这里就结束的话,那么,应当也不失为一个可喜可贺的结局吧。

想要成为英雄的少年成为了拯救世界的英雄。

想要拯救他人的少女从神之噩梦中保护了重要的人。

即使少年杀死了少女。即使少女粉身碎骨。

但是他们的愿望都已经实现了吧。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但是,洞察了一切的少女,却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没有察觉到。

那就是,法则能够消灭神。但是,法则并不是万能的。

曾经作为支配者统治过太古的天魔,不会甘心于这样无能到可笑的退场。

在最后的一瞬间,被杀死的一瞬间,旧日的支配者释放了此世全部的噩梦。

神具有全知的属x_ing,所以祂知晓世上所有的恐怖。

神具有全能的属x_ing,所以祂将那骇人的疯狂尽数释放向这不堪一击的现实。

作为天魔最后的反扑,作为天魔最后的报复——神之噩梦,于此,全然展开。

那是最为可怖的瘟疫。

那是绝对无人能够生还的噩梦。

那是足以毁灭世界的疯狂与恐怖。

然而,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这个最大的噩梦可以上浮到现实的前提之下——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学校的天台,血一样的夕阳已经将半张脸都藏进了远方的山岚之中。唯有那橘红色的余晖,还笼罩在大地之上。

校园里已没有了任何人,从高处往下看,可以看到还残留着玩耍痕迹的沙坑。单杠、篮球架、网球栏……它们的影子在夕阳下拖得又黑又长。

树木也好,花Cao也罢,都被余晖染上了暖暖的颜色。空气也仿佛变成了橘色,风也好像带着傍晚的味道。

在天台的栏杆上,那少女背对着我坐着。

她穿着白色的裙子,赤着脚,白皙而纤细的双腿在晚风中轻轻摇晃着,几乎有些天真无邪的意味了。漆黑的长发像缎子一样垂在她的身后,那身影可以称之为美丽的。

我知道她的名字。对,即使在梦中,我也是知道的。

“……梦野。;我轻声唤她。

“你来了啊。;

她停下摇晃双腿,双手撑着天台的栏杆,回过头对我笑。

我从未见过她露出这样的笑容。时槻梦野是我见过的最不坦率的人之一。她本来是不该这样笑的。但是,她却这样对我笑了。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她的身边,轻轻靠在了栏杆上。

“那个……梦野,我要走了。;

我小声对她说。

这个世界的任务我其实并没有完成,但是,我却觉得这样就很好了。

而且,我还救了风乃。

我有没有说过,她其实是断章那部作品里我最喜欢的角色了?

能够让她活下来,我真的非常高兴。

无论接下来要进入什么样的世界,我都不会害怕了。

“我知道。;

梦野抬起头来,美丽的眼瞳凝视着夕阳,不知为何,她的眼神竟然让我觉得有些寂寞。她像是在笑,又像是叹息,轻轻重复了一遍那句话。

“我知道的……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要走的。;

让这样好看的女孩子这么叹息,我觉得自己心里又泛起了近乎酸楚的歉意。

“……抱歉。;我的声音更低了几分。

“不要说抱歉啊。那是你必须做的事情吧?;梦野又冲我笑了笑,“而且,你救了风乃——明明救她也没有任何好处,明明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做,但是,你还是选择救风乃,不是吗?;

“对不起……;我还是又道了一次歉,“明明说好要把你还给风乃,却还是破坏了你的身体……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梦野满不在乎地笑笑,“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回到现实世界里面去。;

她眺望着夕阳,微微眯起了眼睛,像是在怀念,又像是在深思。

“我啊,是那种在现实世界无法好好生活的人。我不是为了避免泡祸爆发才逃进梦里的——从一开始,就是因为我厌恶了现实的世界,才选择抛下身体,让精神永远地留在梦境世界之中。;

说到这里,梦野又像是发自真心觉得好笑一样,轻轻地笑出了声音。

“真是可笑啊。;她喃喃,“明明是为了一直做梦才投身了梦的世界,但是,在进入这里以后我反而不会做梦了。;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我从小就很喜欢做梦,比起现实,梦要好的多。最微不足道的美梦也可以比现实美好很多,最可怕的噩梦也可怕不过现实的人心。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做梦了。;

梦野的声音近乎叹息。

“只是,自从我抛弃现实之后,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过梦了。梦的世界不需要别的梦。这一点,始终让我觉得遗憾。;

我看着她,犹豫了片刻还是开了口。

“那个,你要不要和风乃商量一下?;我自己说着都觉得自己是在瞎出主意,“你们是双胞胎,记忆也能共享,那么身体应该也可以……;

“不用了。;

梦野看着我,眼神温柔得就像一个最绮丽的梦。只有在无风无雨的夜里,最澄澈也最宁静的月光下,才做的出这样的梦。

“你让我看到了很美丽的梦。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人能让我看到这样的梦。;

时槻梦野的声音也如同梦呓一般,缥缈,温柔。轻得连一丝风都留不住。

“谢谢你,不知名的救世主小姐。;

在梦境的边缘,不知何时,出现了混沌。

那是最为疯狂的疯狂。那是最为恐怖的恐怖。

绝望,黑暗,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混沌。

没有光,没有花,没有诗,那里不存在美好,不存在哪怕一丝可以称为光明的东西。

只是看着,都让我恐惧起来。

我连忙站起身,试图去拉梦野的手。

“那个……快点和我走!这个梦不对……!;

然而,梦野却摇了摇头,甩开了我的手。

“我的梦到这里就结束了。但你的现实还有很长很长。;

梦境在我眼前退后,一瞬间的反逆,反向包裹了那个混沌。

梦野站在梦境的中央,对我露出温柔的笑容。

“我不需要无聊的现实,我会继续在这里做着我的梦。托你的福,我想,那一定会是一个很好很好的梦。;

她在梦中,冲着被扯梦境世界的我挥了挥手。

“那么,再见了。;

少女微笑着,将我抛出了梦的狭间。

——二重梦·现实与梦境的翻转。

正如时槻梦野曾经告诉我的那样,如果是她全力施展开来,就算是将整个梦境与现实进行对换,也可以轻松做到的能力。

她用这个能力,将神之噩梦永远地锁在了梦境世界之中。

只有她一个人可以做到这样的事,只有她能够从梦的里侧永远关上门。

——所以,她就这样做了。

在我眼前,梦境世界的门扉从里面关上了。

连同无尽的疯狂,连同汹涌的噩梦,一起锁进了狭小的猫箱之中。

那是梦世界的女王所制作出来的,小小的猫箱。也是从今之后,将神之噩梦与梦境的女王一起囚禁的牢笼。

她会疯狂吗?

她会做着怎样的梦?

她会不会有一天后悔自己这一刻的决定呢?

所有的问题都不会有答案。

因为猫箱绝不会被打开,所以谁也不知道箱子里的猫是生是死。

那只小小的、纯白的猫箱,就这样向着意识之海的最深处坠落了。

坠落,坠落,因为人类的意识之海没有穷尽,所以猫箱永远也不会有落到底的那一天。在无穷尽的时间,在无穷尽的坠落中,箱子里的猫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呢?

谁也不知晓。

唯一知晓的是,那真的是……非常,非常美丽的光辉。

虽然只有一瞬,但也是一生的长梦。

——【bad end·我们在虚空中巡视夜色】达成——第136章 【幕间物语】

【幕间物语】:talkthe moon.

【时槻梦野好感度100,奖励五星羁绊礼装泡影之梦x1】

【时槻梦野友情线be进度100%】

【时槻风乃友情线be进度100%】

【爆豪胜己恋爱线be进度100%】

【花轮黄叶亲情线be进度100%】

【世界重启进度35%】

……

…………

………………

回到个人空间的时候,首先跳到眼前的就是这一连串的提示。我却没有那样的心情,只抬手抓住ai,近乎哀求地注视着它。

“梦野她……;

仿佛是知道我想问些什么一样,ai摇了摇头,干脆地掐断了我的念想。

“只有打开猫箱,才能将猫拿出来。在打开猫箱的时候,箱子里的毒气也会跑出来。就算如此,你也要这么做吗?;

“……;

我想说要,但是,我却不能那么做。

梦野究竟把什么东西关了进去,我是知道的。那是足以毁灭一个世界的混沌与疯狂,只要泄露出来一点点,就会带来莫大的悲剧。

而我们正是为了消灭那些悲剧,才会做出这一系列的事。

正因为如此、正因为如此——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我不甘心地追问着。

“没有。;ai的语气十分淡漠,“时槻梦野是在清楚这一点的前提下,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的。;

是啊。那是她自己的意志,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这一切我是明白的。

我都明白的。

但是,只要想到那是一条多么残酷的道路,我就觉得……

“为什么啊……;我咬紧了牙关,拼命不让眼泪落下来,“她明明没有必要……;

时槻梦野,并没有想要成为英雄的愿望。她对他人不抱信任,对现实没有任何好感。她并不爱人类,也不爱世界。

这一点,一直注视着她的我,真是再清楚也没有了。

所以,究竟是为什么……

“因为你让她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梦。;ai淡淡道,“一个人愿意为了拯救只见过几面的女孩子,去与神战斗,去与此世全部的恐怖与噩梦为敌……这是时槻梦野从未见过的梦。她从没有想过真的会有人这么做,而且还赢了神。她并不是想要保护你,也不是想要拯救世界——她之所以那么做,只是不想让任何人破坏那个梦罢了。;

那真的是,非常微不足道的理由。就连年幼的孩子,也不会用这种话来做借口。

但是,她却为了那样的理由,心甘情愿地将自己放进了永恒的地狱。

太过笨拙,笨拙到……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风乃说的……果然是对的。;

我双手蒙着脸,好久好久,才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我是快乐王子。

自私地选择了献身,不知晓燕子痛苦的快乐王子。

正如风乃所说……快乐王子的愿望是燕子的噩梦。

亲眼看着所爱之人为了拯救他人而毁灭,甚至亲手促成了这一切……任何人都无法忍受这种痛苦。

所以,在知道燕子为了自己的愿望死去的那一刻……快乐王子的铅心裂成了两半。

那确实是一道……非常奇怪的爆裂声。

现在我也听到了,在我的心上,响起了这道声音。

我对他们做了很残酷的事。不管是爆豪胜己,还是时槻梦野,都是如此。

“爆豪他……;我缓了一下才能说下去,“他的好感度才只有120,这样也能达成恋爱线的be吗?;

ai抱起小短手,有些奇怪的看着我:“是谁告诉你一定要把好感度刷满才能be的?;

“……什么?;

“我们需要的只是对方的情感波动所带来的能量。;ai很是淡然,“那20的好感足够爆豪胜己记你个三四十年了。直到最后还受着你的保护,直到最后也没有赢过你——那个自尊心爆炸的男人绝对受不了这个——要提供你需要的能量,那点喜欢已经够用了。;

听到这句话,我应该笑吧。但是,我却笑不出来。

我到底还是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一道巨大的刺。可以想见,不管过了多久,那伤口都不会好。

“爆豪和梦野,究竟谁才是燕子呢?;

谁才是被快乐王子伤害最多的人呢?

“他们都是。;无机质的声音毫无感情,“爆豪胜己得到了你给的法则之力,又亲手将你与神一起打碎,两度拯救了你想拯救的世界,他是啄下你的眼睛和皮肤的燕子。而时槻梦野,她放弃了自己向往的梦境世界来帮助你,最后还为了你永远坠入了与死无异的异界,她是放弃了埃及死在冬天的燕子。;

“是吗……;我怔怔地望着前方,声音低到自己都听不清,“原来……分成了两个吗?;爆豪胜己是我的燕子,时槻梦野也是。

快乐王子是多么的愚蠢啊,居然一直都没有发现这一点。

也是,快乐王子……从来都不会明白燕子的心情。

“那么,这次的记忆与感情也要为你保留吗?;

ai问道。

我木木地点了点头。

“除了不会熔化的铅心,快乐王子还能给燕子什么呢?;

我压着自己的胸口,轻轻地,轻轻地笑了起来。

真奇怪啊,我还以为我会哭呢。

“我怎么能忘记……;我喃喃自语着,“既然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要忘记……;

记住这一切,是我的责任。

我究竟做了什么。他们究竟做了什么。只有这个,我绝对不被允许忘记。

胸口沉闷的钝痛慢慢被压了下去,我缓了口气,看向ai,问出最后的问题。

“风乃她……怎么样了?;

“她得救了,各方面都是。;

ai歪了歪头,语气没有丝毫波动。

“治愈女郎治好了她的烧伤,虽然彻底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总体来说不会留下什么特别严重的后遗症。雄英方面也通知了她的家长,相泽消太也和他们进行了相对应的沟通……家庭关系可能会有所缓和吧。;

相泽消太……吗?

我出了一会儿神。

虽然不知道他与时槻梦野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不过,看到那张和梦野一模一样的脸,他会意识到风乃与梦野的关系也不奇怪。

那么怕麻烦的人,之所以会主动揽下这份工作……大概也是,想要拯救些什么吧?

他是个好老师呢。

“至于风乃的泡祸,你不必担心了。;ai的声音很是平静,“在神消失之后,神的噩梦也随之消失了。你虽然不是格尔达,但还是成功融化了加伊眼里的魔镜碎片——至于心里的那个,大概还是要靠真正的格尔达。;

“那就好。;

我闭了闭眼,慢慢向后靠在墙壁上。

能够融化风乃心里坚冰的,只有雪乃。

而我,我相信那个女孩。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们是一对多么重视、爱护彼此的姐妹。

“那么,你好好休息。;

ai慢慢悠悠地从我的个人房间里飘了出去,临走时,还非常贴心地关上了门。只留下了短短的一句话。

“下个世界是海○王,你做好准备。;

“……………………;

我只是靠在墙壁上发呆。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才抬起沉重又迟钝的双手,打开了之前收到的羁绊礼装。

☆5满破礼装

【五停心观】

持有此礼装时,敌方全体强化状态解除,防御力下降50%,当自身处于【心象迷宫】时,赋予技能【sg摘除】。

爱是祝福。

爱是诅咒。

一次又一次地攫取爱,一次又一次地牺牲爱。

回转的反复的魔方游戏,最终转出的是怎样的图案呢?

在这道路的尽头,你究竟会看到怎样的风景?

还是说,你会在中途停下脚步,再也无法向前走哪怕一步?

他人既地狱。爱亦是地狱。

沉沦于爱,毁灭于爱,这也是人类的宿业。

你不这样认为吗?

“……还是一样坏心眼。;

我放下那个小小的魔方,干脆利落地放弃了揣测杀女士的脑回路。

作为一个渺小的普通人,我当然不可能理解魔x_ing菩萨的思维。

……虽然她确实说中一部分就是了。

我拿起属于时槻风乃的羁绊礼装。

☆5满破礼装

【雪之女王】

持有此礼装时,自身所受伤害将转化为伤害附加状态,最高累积5层,火焰伤害附加增加100%。

在卵中死去的雏鸟,并不曾做过飞翔的梦。

然而,却有人为那样的雏鸟献上了赤红的蔷薇。

比天边的朝霞更加鲜红,比冠冕上的宝石更加美丽。

在蔷薇的环绕中,死去的雏鸟将继续沉眠。

人生很疼痛。我和你都是如此温暖,因为我们还活着,身体才如此温暖。但是这也是一种疼痛。

活着的疼痛会燃烧心灵。

所以,当你无法承受那份痛苦的时候,就将你的身心全部交付与我吧。

——我的痛苦啊,燃烧世界吧。

不会孵化的雏鸟,今后也将永远徘徊在夜色之中。1

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时槻风乃今后真的会得到幸福吗?

格尔达将加伊从冰雪的荒原带回凡世之后,他们真的能够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吗?

风乃和雪乃,未来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我不知道。

一切都是未知数。

但是,我也只能这样相信了——

“只要活下去,总会遇到好事的……大概吧。;

我苦笑了一下。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翻开了最后一张卡牌。

☆5满破礼装

【泡影之梦】

持有此礼装时,自身神x_ing适格大幅度提升,以np50%的状态开始战斗,np获取率提高50%。

那是从未见过的梦。

或许只在遥远的过去梦见过吧,那模糊的残影,回想起来连自己都忍不住要发笑的,孩童时期稚拙可笑的幻想。即使在最荒谬的梦中,也不曾见过那样的梦。

那只是如泡影般虚幻的一瞬间,除了我,再也没有人知晓的一瞬间。

刹那之梦,永恒之梦。

只在有如泡影般短暂的时间,停留在我身边的……悲哀的旅人啊。

愿你的前路不再有绝望与y-in霾,愿忧惧与怖畏都远离你的身畔。

我亲爱的朋友,请你向着属于你的未来继续前行吧。

我将在这个梦中,做着不会醒来的梦。

“………………笨蛋。;

我轻声地说了一句,慢慢合上了眼。

我应该笑的。有这么好的朋友,我应该要笑才对。

所以我就笑了。

为泡影之梦中安眠的燕子。为蔷薇环绕中死去的雏鸟。为无限天光中前进的少年。

为无能无力,除了笑什么也做不到的我自己。

“这个世界的情感,会是什么样的呢?;

我自言自语着,又像是在问虚空中的某个存在。

没有任何人回答我,所以我自己给了自己回答。

“那一定是深蓝的宝石吧。;

那一定是比大海更加深邃,比天空更加纯粹的蓝。

没有来由的,我就是如此相信着。

作者有话要说:

注:1部分文本来自断章格林童话

爆豪没掉礼装(因为没满羁绊)。

臭男人,臭男人。第137章 一觉醒来物种都变了是怎么回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