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BE拯救世界 第十三章

时间:2020-12-25 浏览量:

仅仅数十年,人类造出了铁船,出海了。船上乘着人族最强的战士。

淡褐色眼睛的年轻人也选择了乘船。

我打算阻止他。作为女神阻止他。即使语言不通,我也打算让他知道他的无谋、无意义。我觉得他能明白。

他笑了。

他说了话。男人和女人婚礼时说的话。然后他握住了我的手,把我拉过去。

他确信。他确信守护部族的我会帮助他。或许至少,也会祝福他。他根本没想到,我才是残酷的众神之中的一人。

这样,我助了他一臂之力。

结果,我掩饰了自己。当时的人族还很弱,如果我不帮助他们,他们甚至无法到达冰雪之地。比起人类自生自灭,不如帮他们一把,把他们引导到半途,这样作为娱乐才有意思。我这么对自己说。’

伊格尼丝对着城的入口处招手。

‘听得见吗?’

听得见。轻微的喊叫。

人们的哄声。

然后他们进来了。

那是十分微小的军势。

从地平线到地平线的宽广的城中,他们看起来只是很小的一点。

他们裹着毛皮,举着薄弱的武器。即使如此,他们的意气还是很轩昂。

因为--

在队伍前面,有个女人。

将民众导向解放的女神。

“……伊格尼丝。;

‘途中,我多次想要弃他们而去。我想过强硬地把他们送回故乡。但是,我还是来到了这里。’

在天空飞舞的众神,一齐停止了动作。他们毫不留情的视线看着下界。

虐杀开始了。

男人们投着枪。

他们拉开弓箭,冲着天空s_h_è 击。

他们架起了投石机,弯起投臂投出石头。

这些武器根本没有到达天上。

有翼的住民,太远了。

天空歪曲了,轰响了雷鸣。

闪着七彩光芒的极光形成了野兽,用六个脑袋和四只利爪撕裂着男人们。

男人们没有逃跑。

他们冷静地战斗,维持着阵形,继续投s_h_è 着武器。

在队伍前面发出声音的,是那个年轻人。

被雪焚烧的肌肤中,淡褐色的眼睛闪着光辉。

无论多少同胞流出了鲜血,他也一直继续叱咤。

女神在男人的身边。

捉弄般降下的雷电,七色的野兽,只是有这个男人不会伤害。但是也仅此而已。

接下来,男人的脸上开始出现了绝望和焦躁。

他恳求般看着女神。

压倒的力量面前,部下们也开始动摇。

但是,雷电优先瞄准打算逃跑的人。

男人们的眼睛中,开始出现自暴自弃的颜色。

保护他们的伊格尼丝,也并不是安然无恙。

伊格尼丝隐藏了本x_ing。有翼的住民们毫不留情地蹂躏她。

看起来这像是要让伊格尼丝现出本x_ing,或者只是单纯地想在她没有现出本x_ing的时候杀光他们。

无论如何,女神的额头出现了些许汗水,她的肌肤上也出现了伤痕。

‘如果他们向我求助,我打算嗤之以鼻的。然后说,所以之前我说过的。然后说,你们这些以人的肉身向神挑战的不逊者。然后,一切就结束了。花费如此长时间准备了这个戏剧,我也会在我们中间得到很大的地位吧。

可是,那时……’

男人站在了女神面前。

他张开了双手。在雷电面前。

纯红的光芒闪过,男人像枯木一样倒下了。

‘我发现自己误解了。他担心的,不是自己渺小冒险的结局。他是在后悔,把我也带入了死地。’

伊格尼丝说话的声音,静静的,带有力量。

‘这时,我做出了背叛。史上最大的背叛。’

女神发出了光芒,一瞬间消除了周围奔舞的雷电。

静寂之中,女神抱起了倒下的男人。

然后在耳边轻声说。

焦黑的,已经不能说是人的男人点了两三次头。

‘我实现了男人的愿望。我唤醒了沉睡的力量,帮忙打开了门。’

雷电再次落下,伊格尼丝的身体开始燃烧。

她怀中的男人烧尽了。

剩下的男人们,全部变成了焦炭,或是被野兽撕碎了。

‘那天,只有我知道,一个审判已经降临了。

然后,我离开了这个城。’

女神的身影消失了,城中再次被静寂笼罩。

“男人的愿望是什么?;

‘嗯,他呀……他的愿望是没有众神的世界。’

我听到了声音。无音的虚幻世界,现在第一次出现了声音。

脚下开始震动。

以男人和伊格尼丝为中心,迸出了七彩的光芒。

光芒一瞬间覆盖了全城,一直扩散到城外。

脚下的地板开始产生轻微的龟裂。

龟裂突然停止了。

整个冰城消失了。消失在了原先的虚空中。

‘抱歉……回忆这些,有些难受。’

伊格尼丝说着,她眼中有着泪水。

‘因为那些男人们,地球改变了。人族的魔力,抵消了我们的魔力。我们失去了魔力,我们存在的本身变得不可能了。’

“那伊格尼丝呢?;

‘我封印了所有的力量,选择作为人类活下去。我的同族,没有人选择这条路。’

“是吗……;

‘众神消失了,下级魔族变得繁荣一时。他们用魔力令人们害怕,支配了黑夜。但是,那也只能是一时的事。只要和人类在一起,他们的魔力就会减弱,最后直至消灭。’

“那么……人类的魔力,就是消去魔力的魔力吗?;

‘就是这样。’

伊格尼丝点点头。

‘然后,你有改变这些的力量。’

“我?;

‘你是全人类魔力的焦点。一切都交给你了。’

伊格尼丝的声音逐渐远去了。第132章 “我满身贴着纯金,;王子说,“你给我把它一片一片地拿掉,拿去送给那些穷人,活着的人总以为金子能够使他们幸福。;

只是站在神的面前,就会被那份恐怖所侵蚀。只是看到都会动弹不得。置身于祂的视线中,就连肉体都会开始异变。我与爆豪、死柄木的精神之所以还没有陷入狂乱,全靠ai为我们的意识加上了防火墙,这才抵挡了那阵极其可怕的精神污染。

……虽然这也花掉了我足足30枚令咒就是了。

至今为止,我所产生的情感波动都会被ai提取出来,化为令咒保存下来。

当我需要释放宝具的时候,令咒就会直接化作魔力使用,需要治疗伤口时,令咒就会作为生命力进行补充。

而当我需要ai进行一些大面积的精神c.ao控时,我就会直接给它令咒,供给给它这份精神c.ao控所需要的能量。

对于这位星际文明前沿的超上级ai的精神c.ao控,我是十分信任的。

毕竟,连神也无法对抗世界法则,而ai却能成功入侵并且欺骗法则,让我们这种异世界生命以看似合乎法则的方式存在。

为了做到这一步,到底需要多么可怕的权限和计算呢?

正因为我理解了这份能力的可怕,所以我才如此的信任ai。

对于将一切生命的情感都予以数据化,并且成功转化为能量……这份技术,本身就足够可怖。

不过好在,现在,它是我的同伴。

准确说,在拯救世界这个任务完成之前,我们都是合作同盟。

“喂,变装女,这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就算是爆豪胜己,在形容眼前这个不可名状的存在时都要卡一下壳。我甩了一下手里长长的旗杆,熟悉了一下手感,这才回答了他的问题。

“那个?啊啊,你喜欢喊那个叫神还是叫恶魔都随便你,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吧。;我单手扶着细剑,歪过头对他扯起嘴角,“顺便一提,那玩意儿已经睡了几千年了,起床气还挺大的,不小心的话可是会被整个吞掉的哦?怕的话就躲到我背后去,不过,我可不保证我的火焰不会也烧到你喔?;“宰了你啊!;

爆豪满脸都写着“老子才没有怕!!!;,那愤怒的感叹号都要戳到我脸上来了。我也只是哼笑一声,拔出了细剑,摆出了进攻态势。

“随便往前冲的话,死了我也不管。没什么比看到没有自知之明的蠢货死了更开心的。;我带着几分恶意开了口,“还是说你打了一个魔x_ing菩萨就觉得自己能对抗古神了?自大也有个限度吧,真是笑死人了。和这玩意儿比起来,那个大尼姑充其量也就只能算是个刚破壳的雏鸟。;

哦你说这个腔调不像我?没办法,贞德(alter)也就是我们的黑贞就是个大傲娇,没法好好说话就是她最大的特质。

……反正我也做好爆豪掉好感度的准备了。

出乎意料的,爆豪没有爆炸,反而很是不屑地嗤笑起来,毫不客气地指了指我的腿。

“怕的人是你吧?刚才吓到发抖的人可不是我。;

“那、那是你看错了!;我慌了一下,开始死鸭子嘴硬,“我才没有怕!一点也不怕!;

“别装了,你明明怕得要命。;爆豪胜己不屑地扯起一边嘴角,“逞强也装不像样——给我让开,蠢女人——你也知道自己没有胜算吧?;

“爆豪胜己好感度1,奖励无间齿轮x1;

ai的提示音让我好生愣了一下——爆豪胜己你丫到底什么毛病???

“你才应该一边去!;

我咬了咬牙,挥动长剑发起了黑贞德的第二技能给他们两个加了个攻击buff。又发动第三技能给自己加了个buff。

【龙之魔女】:己方全体攻击力提升(3回合)。

【泡影之梦】:自身buster卡x_ing能提升,赋予自身无敌状态(1回合)

我深吸了一口气,陡然解放了令咒,高举起旗帜对准了刚刚苏醒过来还显得有些迟钝的【神】。

时槻风乃焦黑的身影在我眼前一闪而过,我咬紧了牙关,将心中陡然升起的熊熊火焰尽数灌注在这声怒吼中——

“我的憎恨,我的恨意,也让你好好感受一下吧?……这是被憎恶磨炼而成的吾之灵魂咆哮——咆哮吧,我的愤怒(le grondementhaine)!;

是啊,我在愤怒。

从很早以前,就已经在愤怒了。

在媛泽遥火死去之前——不,或许是在我第一次看到那本书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愤怒了。

那是多么凄惨而又蛮不讲理的命运。

试想一下吧,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噩梦就变成了现实。只是因为有恐惧的东西,最害怕的事物就以最恐怖的形态出现在自己面前。哪怕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平平常常地路过,都会被蛮不讲理地夺走x_ing命。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因为【神】做了一个梦。

这太残酷了,这太没有道理了。

风乃究竟做了什么呢?她究竟伤害了谁呢?

她不曾对任何人抱有恶意,不曾对任何人施加戕害。仅仅只是因为噩梦之泡,她就像是被魔镜碎片c-h-a进眼里心里的加伊,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美好,再也看不到快乐的东西。

最后甚至成为异端,亲手虐杀了自己的父母,再在唯一的妹妹面前自焚而死。

明明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死父母,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让雪乃痛苦。

而雪乃,那个天真又健全的孩子,本来应该拥有光明的前途、美好的未来、幸福的人生……而这一切都在一夜之间被神之噩梦夺走了。

她不得不变成自己的姐姐,不得不日日夜夜的与自己曾经最敬仰现在却最恐惧的姐姐相对,不得不背负着自己的噩梦度过余生,甚至不得不用这份噩梦去战斗。

我还记得故事里后来雪乃的样子。

这样温柔善良的她不再对别人绽开笑容,舍弃了正常的生活也舍弃了最基础的人际关系,拼尽全力在噩梦的战场上战斗——再一次又一次的受伤。

后来的她穿上了哥特洛丽塔洋装,用美工刀自残,服用药物——这全都是为了将自己最恐惧的噩梦唤回身上,用这份属于噩梦的力量去战斗。她怕痛,怕火,怕姐姐——但她却必须主动投身恐惧,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有与泡祸对抗的能力。

她害怕人形在烈火中焚烧的样子——因为她曾经亲眼目睹过姐姐在烈火中燃烧的样子,这份精神创伤甚至让她再也没办法吃肉,因为熟肉会让她想起那些事。

然而她却只能用火焰去焚烧那些异端。她的断章——“我的痛苦啊,燃烧世界吧!;——就是将自身的痛苦转化为火焰。

那么,造成雪乃这么大痛苦的风乃,就通过死亡得到了解脱吗?

没有。

她变成了雪乃的背后灵。成为了散播死亡与灾厄的雪之女王。

她以扭曲的方式——近乎折磨的方式——爱着自己的妹妹,帮助着自己的妹妹。

这个世界的风乃,正是因为看到了那样的末路,所以才在自己完全变成雪之女王之前,杀死了自己。

加伊在还没有完全失去人x_ing之前,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样她就不会杀死父母,也不会成为折磨妹妹的噩梦本身。

我或许应该尊重她吧。我或许应该欣赏她这份觉悟与爱吧。我或许应该为这份献身而落泪吧。

但我只觉得愤怒。

因为——

——归根结底,风乃为什么必须死呢?

她没有恶意。也没有恶行。

她不过是被神之噩梦影响了。

她没有想要杀人,也没有想要变成灾厄本身。

时槻风乃也好,媛泽遥火也好,根本没有非死不可的理由。

她们只是不得不死罢了。所以我才由衷地感到愤怒。

所以我才决心在这里杀了神。

或许风乃本身就很想死吧。或许她之后也会选择死亡吧。或许包围着她的环境,她所感受到的人的疯狂与恶意总有一天会再度把她逼到死地吧。

但是,那都是她活下去以后的事了。无论是幸福还是不幸,那都是属于时槻风乃自己的未来。

是她可以选择的未来。

无从选择所以去死,和,向往死亡所以去死,这两个概念之间隔着的可是有如天堑一般的距离。

所以就算拼上这条命——我也要在这里把她不得不去死的理由消灭。

在那之后要怎么选择,那都是风乃自己的事。

随着我的怒吼,无数的长枪从扭曲的空间中刺出,将那可怖的存在穿刺起来,漆黑的火焰带着可怕的热度,以要吞没一切的气势熊熊燃烧起来!

黑贞德的宝具【咆哮吧!我的愤怒!】本就是以愤怒与憎恨为原料燃烧的火焰,是作为复仇者降临的贞德(alter)独有的能力,能将自身与周围的怨念进行魔力转换并燃烧,在这火焰之下,对方的不正、污浊与独善都会被燃烧到骨髓。即使如此也不会停止,那火焰在将目标燃烧殆尽之前都不会停止——

“■■■■■■■■■■■■!!!!!;

没有任何文字与语言可以形容那道嘶吼。那本就是来自深渊的咆哮,带着仿佛集聚了此世全部混沌与疯狂的恐怖之声。那声音似乎是从灵魂深处响起来的一样,一瞬间,令听者的灵魂都为之颤动。

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ai又吞了我10条令咒,仅仅只是那道声音就足以让我完全陷入狂乱。

“死柄木2条,爆豪2条,你6条……心理素质也差太多了吧,你行不行啊?;

……好了,我完全清醒了。

“就算我是个女人,你也不能问我行不行啊?;我僵着脸,挣出一个笑来,“这可是21世纪,男女平权,女人也不能说不行……所以我当然很行。;

仿佛专门为了打我的脸一样,在那嘶吼的古神背后,有什么东西密密麻麻地飞了起来……

就算在我最恐怖的噩梦中也不会出现这种生物。

带着腐败颜色的肌肉裸_露在外,扭曲的外骨骼渗透着惨绿的黏液,尖利的爪子和獠牙闪动着森森的光,脑袋是鱼,却有着人的体型……它们发出刺耳的尖啸,足足有数千数万之数,遮天蔽日地朝我们扑了过来!!!第133章 燕子把纯金一片一片地啄了下来,最后快乐王子就变成灰暗难看的了。

它们胡乱地跳动着,有时用两条腿前进,有时四肢着地。它们聒噪、吠叫的声音显然是一种清晰复杂的语言,传递着它们那呆木面孔所无法表达的y-in暗情感。1

如果要找一个精准的比喻来概括的话……对,简直就是一群人形的食人鱼。

这么密密麻麻一大群扑过来,真的非常震慑人心。

起码我是真的被丑到了。

“可恶……;我咬牙切齿地挥动着黑旗,抽飞了一个扑过来的怪物,“这玩意儿到底谁做的啊?这什么鬼斧神工的审美……恶心也有个度吧……呜恶——好臭!;

这些周身还带着深绿潮s-hi黏液的东西好tm臭啊!简直就像是有人在我面前开了一百个鲱鱼罐头那么臭啊!就算我现在穿的不是黑贞德的卡牌我也要翻白眼了啊这到底是什么挑战极限的臭味啊?!

如果是想用臭气让我掉san恭喜你们成功了!!!

“bomb——!!!;

橙黄色的火花在我面前轰然炸开,一只手猛地将我拽到身后,避开了怪物张开尖牙利齿的血盆大口。

“都说‘给我让开’了,蠢女人。;

爆豪胜己单手将我护在身后,冲着铺天盖地袭来的怪物们展开了全面的火力压制。

简单来说,就一通360度无死角的狂轰乱炸。

死柄木在一旁发出一声嗤笑。

“真是粗暴难看,你这也能算是英雄吗?;

说着他就张开五指摁住了一只扑到他面前撕咬的怪物,在粉碎到一半时猛地朝怪物群投掷了过去,借着这一击,无形的死如瘟疫一般在怪物群中蔓延开来,无数粉末纷纷落下——原来是他借着怪物的接触将自己的“个x_ing;崩坏传递开去。

不是我说,死柄木的个x_ing范围是不是扩大了?他以前能打远程吗,不能吧?

仿佛是和死柄木对上了一样,爆豪胜己哼了一声,瞬间加大了火力,一把轰掉了面前的一大群怪物。死柄木也不甘示弱,登时加快了进攻的节奏,让崩坏蔓延得更广更快。

但是比他们的进攻更快的,是那帮怪物的反应。

在折损了前锋之后,那些怪物暂缓了攻势,接着,它们像是商议好了一样,齐齐张开了自己的鳍与蹼。

就像穿行在无形的水流之中一般,它们飞了起来。身姿动作之灵活,浑然不似拥有两米多的体型的怪物。仿佛是在刚才的进攻中吸取了足够的教训,也摸清了爆豪胜己与死柄木弔的个x_ing,再度进攻之时,它们相互掩护,不时借着几个惊险的假动作避开爆炸与崩坏的攻击范围。

更有甚者,它们甚至学会了借助微小的牺牲来获得近身的机会。在怪物们y-in冷的低啸声中,一部分怪物猛然攻到我们身边,做出缠斗之势,逼得爆豪与死柄木不得不将个x_ing用在抵抗它们的进攻上,而这就给了其他怪物以可趁之机。

饶是战斗天赋卓绝如爆豪胜己,个x_ingbug如死柄木弔,在这样的围攻中也不免显出捉襟见肘之态。只有我因为还处于无敌状态,所以还能在这片怪物的围攻中安然无恙,甚至用火焰与长_枪攻击对他们进行支援。

但无敌终究是有时间限制的。

我咬着牙,飞快地在脑海中思考着适合应对这种情形的英灵卡牌。阿比盖尔不行,在拥有这等精神污染能力的古神面前,用这种克苏鲁系的从者和找死没有太大区别。

浅上藤乃也不适用,她的魔眼虽然好用,但是更适合用在单兵精准打击上,更何况她的魔眼确认目标也需要时间,连两仪式都能钻她确认的空子,搁在这么密密麻麻一大群的小怪面前,那个空当都够我死一百次了。

酒吞童子确实是群体攻击,也确实很有用,但是现在面对的是古神的眷族,她的神便鬼毒对于人类是剧毒,对于这些怪物是个什么就是未知数了。更何况酒吞童子的个x_ing实在是过于……

还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烈焰中的古神忽然变幻了形貌。

祂变得更加庞大,也更加可怖。那惨绿的头部忽然张开了黑洞洞的口。

接着,无形的声波猛然击中了我!

不只是我,死柄木与爆豪胜己也陷入了一瞬间的僵直。在这样铺天盖地的围攻中,这一瞬间的僵直,几乎是致命的。

多亏无敌的状态还没有完全消退,我比那两人更快地回过神来。没有犹豫的空当,我立马跃到了那两人身前,不假思索地解放了宝具。

“咆哮吧!我的愤怒!;

漆黑的火焰冲天而起,那猛烈的火势连我看着都觉得骇人。然而对手实在是太多了,即使是黑贞的火焰,一时也无法将它们烧尽。我挥动着长剑抵挡着那些越过火线的攻击,然而到底双拳难敌四手,在这样的包围中,我也是左支右绌,顾此失彼,不多时身上便落下了不少伤痕。

那边的古神也似乎完全清醒了过来,张开嘴又是一道直击灵魂的声波攻击!

“……!!!;

这一次,我也不可避免地僵硬了一瞬——如此致命的一瞬。

数十只怪物猛然扑了过来,包围着我,撕咬着我。我能清楚听到皮肤在利爪下撕开、肌肉被獠牙划开的声音。骨骼被咬断了,手臂和双腿的肉筋也被扯烂了。

无法形容的痛楚击中了我的脑髓,那痛楚太过强烈,痛到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不到痛。

身体好像已经消失了,我能感觉到整个人都被撕开的奇妙触感,但那也像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没有任何实感。

我茫然地睁大了眼,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只有模模糊糊的声音,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一样。

“你们这些……给我……放……滚开!!!;

橙黄色的火光在我的眼前炸开,包围着我的怪物们被这一波轰炸所伤,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嘶吼。

有一只手将我从怪物的口中抢了出来,在我因为剧痛而摇晃的视野中,爆豪胜己的脸庞难得露出了一丝焦急。

虽然更多的,还是不快。

“你这个……蠢女人!;

我终于听清了他的声音。伴随着这道声音清晰起来的,是席卷全身的剧痛。

“呜啊……啊啊啊……;

我以为自己在惨叫,其实并没有。

从被撕开的喉咙里传出的,只是支离破碎的气音罢了。

我下意识使用了令咒。

【回复一名队友的生命值(加100hp值)】

全身的伤势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愈合,但那份痛楚还残留在我身上。我咬紧牙关站起来,喉咙里满是血的腥味,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手脚……不,全身的肌肉都还在战栗。

“……还不可以消失……;我小声对自己说,努力克制着那种传遍全身的颤抖,“才不能在这里输掉……;

“你给我往后退!;

爆豪胜己一把将我推到了身后,反手就轰掉了一排袭来的怪物,他趁着那个空当回过头来,用无比凶狠的表情冲我怒吼起来。

“那么弱就不要往前冲!;

他抬手压低我的脑袋,反手又是一发炮击,扫平了背后偷袭的怪物。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听到他的声音,和他的攻击一样充满火_药味。

“弱者就有点弱者的样子。;他的语气几乎有些咬牙切齿了,“弱者只要等着我们把那些家伙通通杀光就行了!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老实待着,我才不需要你帮忙!;

不知为何,听到他这句话,我忽然很想笑——苦笑。

于是我也真的笑了。只是那笑声怎么听都是讽笑就是了。

“别开玩笑了。;我猛地挥开他的手,支着旗杆站了起来,“弱小的家伙是你才对——上次肌腱撕裂留下的后遗症还没好全的小鬼,别在我面前逞英雄。还是说你更想在这里终结掉自己的职业生涯?我是不介意养你,不过那也要你活下来才行——尝尝这个吧!;

甩手便是一发火焰长_枪大放送,三红连击加暴击真是爽,唯一可惜的就是这里没有梅林给我加buff,不然来一个英雄做成我保证能把这帮审美仿佛被浓硫酸泡过的破玩意儿全部送回地狱里去!

“你这家伙——;

爆豪胜己几乎暴怒,却在看到我吐了一口血之后猛地收住了声。

……还是太急了。

我想。

令咒的恢复效果虽然快,但也只是加速愈合,而不是完完全全的时间逆行。

如果是时间逆行的话,还能将一切损伤回溯到未受过伤的状态。但这个游戏系统的令咒加生命力,说到底就像fsn中远坂凛救卫宫士郎那样,是用魔力去修复伤口,加快伤势愈合。

不管是多快的愈合,到底都还需要一个愈合的时间。

而我到底是已经被那群怪物吃了一半的人。

在被活活吃掉的内脏重新长好之前就发动攻击,到底还是勉强了。

“……;爆豪胜己沉默着,用一种我实在难以分辨的复杂眼神注视着我。那眼神夹杂着难以理解、困惑、愤怒……种种情绪混合在一起,我实在分不清他此时此刻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只是,到了最后,种种情绪汇集到他的嘴边,也不过是一声不轻不重的低斥罢了。

“蠢货。;

他说。

“哈哈,在你看来是那样的吗?;

我吊起一边嘴角,再度对着袭来的兽潮发动了宝具。在烈焰灼烧着肉_体的焦臭味中,我的声音不知不觉低了下来。

“没办法,谁让我不是聪明人呢……是聪明人的话,肯定有更好的办法吧。但是可惜,你的搭档就是我这么一个蠢货——当然你也别以为自己有多聪明,居然抓着我跑进了这个地方就说明你是比我还蠢的蠢货——喂,大笨蛋,你到底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啊。;

是啊。

你到底为什么会到这个死地来呢?

“那你又是为什么?别给我扯那些侮辱智商的借口,我要听真话。;

爆豪没有回答,反而将问题抛回给了我。

——我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来吗?

“为了杀神好玩啊……;我扯了扯嘴角,“嘛,这句话当然是骗你的。;

正如我之前猜想的那样,那些怪物会从战斗中吸取经验。它们是拥有高等智慧的生命——起码在学习能力上不输于人类。仅仅只是这么几回合的交锋,它们就已经摸透了我火焰的攻击路数,在短短时间内,冲过火焰围墙的怪物越来越多,即使有爆豪胜己的支援,我的身上还是落下了不少伤口。

又一道攻击擦着我的眼皮划过,险些将我的眼球都挖出来。一剑将那怪物劈成两半,我因为痛楚不由得闭了闭眼。

——这样下去不行。

我在心里确认了这一点。

持久战对我们没有任何益处。无论是我的令咒,还是爆豪胜己的个x_ing,都是有使用限制的。死柄木虽然至今还没有显露颓态,但是他的个x_ing本来就不是适合远程的类型,在那些怪物摸清了他的攻击范围之后,它们很快就学会了从一些刁钻的角度进行偷袭,饶是死柄木弔也落下了不少伤口。

无论是体力、耐久还是敏捷,我们都不占优势。

更何况……

我睁开眼睛,舔了舔滑到嘴边的血。我将魔力凝聚在眼球上,在被鲜血染红的视野里,我可以清楚看见,在那古神的座下,还有数不胜数的新怪物在涌出。

我们的战斗时限是有限的,而对面的怪物数量是无穷的。

我在心里低低地唤了梦野一声。

“能够确认那玩意儿的状态吗?;

尽管我没有指明究竟是哪个玩意儿,梦野还是理解了我的意思。

“虽然一开始的攻击让它受了点伤……;梦野顿了顿,语气越发肃然,“但是它刚才吞了几个自己的眷族,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也就是说,基本可以看成是不死身吗?;我喃喃,笑容里也多了一丝苦涩,“算了,只要不是像伊格尼丝那样攻击无效就行了……全知全能还真是让人头痛的属x_ing啊。我最讨厌打高难boss了。;

这么说来,也就只有那一个办法了吧。

我侧过头去,看向爆豪胜己。

“喂,你刚才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对吧?;

我冲他笑了笑,那不是黑贞的笑容,那笑容里不带有任何讥讽,也不带有任何轻慢。在这种时候,我忽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回想起了以前玩f○te/go第七章时候的事。

那时候我并不理解,为什么在得到了“如果参与这次战斗,你就再也无法返回家乡;的神谕之后,列奥尼达一世反而变得不再畏惧,能够从容奔赴必死的战场。我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在知道“乌鲁克一年之后必然会毁灭,无论怎样都无法改变这个必死的结局;之后,乌鲁克的人民反而能够充实快乐的度过每一天,慨然自信地去与魔兽与恶神抗争。

现在,我觉得自己有一点点理解了。

因为,一定有可以保护住的东西。

既然自己的结局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改变,那么,至少可以通过最后的抗争、最后的跳跃,拯救一些还可以拯救的东西。

就算那只是瞬间的幸福也好。

就算那只是瞬间的光辉也好。

我也想要让她……不,让他们看到那样的瞬间。

没有神的噩梦,没有死亡的y-in影,没有疯狂的胁迫……平静、普通、安宁,而又幸福的那一瞬间。

我想要从噩梦中拯救他们。就算这样也无法让他们真正的幸福起来,就算这样也无法弥补他们失去的东西,就算这样也无法保证他们之后也能拥抱着伤痛在这残酷的世界活下去……我也想要这样做。

因为……

“你做过噩梦吗,爆豪君?;

我用自己的声音问着他。

不是黑贞德,不是酒吞童子,不是浅上藤乃,不是bb,不是任何一个其他英灵的人格。

而是我自己的声音,问着他。

“我做过一个噩梦。;我像是呓语一般说着,“那真的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梦……我梦见世界毁灭了,所有人都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

出乎意料的,爆豪胜己并没有打断我。远处袭来的怪物像是撞在了无形的结界上,陡然崩解成了无数的齑粉。纷纷扬扬,如同劫灰,如同尘埃。

那是死柄木弔的能力。我看到一只针剂掉在他的腿边,那正是我丢给他的法则之力。

大概是那一针扩充了他的个x_ing范围吧,危急的情势一时得到了缓解。怪物们盘旋着,用诡秘的低语交谈着,一时居然没有再攻上前来。但我知道,这也只会是一时的。

古神已经彻底苏醒了过来。这梦境世界的最深处,属于祂的宫殿之中,名为恐怖的氛围有如剧毒一般扩散着,连我都能感觉到,那混沌越来越浓,越来越重。继续下去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谁也说不准。

必须在祂进一步异变——或者说,复苏——之前处理掉祂。

“那时候,我没有救到任何人。;我轻声呢喃着,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死没有什么可怕的。爆豪君,人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反而会变得轻松了。但是,只有自己活下去——那才是最可怕的噩梦。;

我终于看向他,我想,在这时候,我一定是对他笑了一笑的。

在这种时候,我总是喜欢笑的。

“我不愿意再回到那样的噩梦之中,这就是我做这一切的理由。;

我早就说过了,我从来都不是英雄。

我只是一个胆小鬼而已。

害怕只有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害怕无法救到任何人的……胆小鬼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注:1来自《s·p的hl辨识图鉴v1.0》,文字来自h.p.洛夫克拉夫特第134章 “我是到死之家去的。听说死是睡的兄弟,不是吗?;

“喂——;

爆豪胜己想要说些什么,但我没有再给他说下去的机会了。

我切换了早已准备好的那张英灵卡牌。

纯白的长袍代替了漆黑的甲胄,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我赤着脚,伫立在这扭曲的空间之中,静静感受着魔力的流动。

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甚至让人觉得自由。手与脚,肌肤与发丝,就连脏腑的最深处,仿佛都与自然融为了一体。我听得到最微小的气流变幻的声音,也闻得到最隐秘的混沌的气味,我伸出手,指尖似乎捕捉到了魔力的波纹。

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仿佛自己完全成为了人类以外的存在——不,不是仿佛。

我确实在这一刻,成为了【别的什么东西】。

lancer·恩奇都,原本就不是人类,而是武器。

诸神为了制衡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而制作的神造兵器。自诞生之日就是完全体的最强兵器——是与英雄王吉尔伽美什全盛时期相等同的战斗力。

在穿戴上恩奇都的卡牌的那一瞬间,我无比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形式,改变了。

手脚也好,大脑也好,肌肉、神经与骨骼也好——全部都在变成别的什么东西。

在这样平和的蜕变中,我听见了自己正在粉碎的声音。

是的,粉碎。

就像人类无法承受吉尔伽美什的卡牌一样,人类也无法承受恩奇都。

不如说,从某个角度来讲,穿戴恩奇都的卡牌是比变身吉尔伽美什更加无谋而愚蠢的行为。

穿戴吉尔伽美什卡牌的结果,最坏也不过是变成《魔法少女伊○雅》那样,被吉尔伽美什的人格取代甚至抹杀掉自己的人格。但是,穿戴恩奇都的卡牌……在穿上的那一瞬间,肉_体的毁灭就不可避免了。

人怎么可能变成神造兵器呢?

从最基本的规格就不一样。

恩奇都是规格外的存在。就算有二重梦这一个x_ing,可以依靠空想补足缺失的素质——但是想要以人类之身承受他的灵基,原本就是痴心妄想。

更何况我还是要变成他。

蜕变越是彻底,越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消失。

作为人的部分,全部都被作为兵器的部分取代了。手脚,大脑,骨骼……全部都改变了。

我注视着那古神,通过恩奇都的眼睛,我能更加鲜明的感受到那个存在的本质。

——果然,从本质就不一样。

如果说恩奇都是最强的神造兵器。

那么,那个就是领域外的——神。

我一抬手,袖中穿出的无数锁链瞬间将眼前的怪物们绞杀得干干净净。在名为“天之锁;的最强兵器面前,区区古神的眷族,根本不足为敌。

“爆豪君。;

我注视着爆豪胜己,露出了一丝平和的微笑。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想把你扯进来的。;

是啊。

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打算把这个少年扯进这个有来无回的神殿里的。

这所有的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无论是神的噩梦,还是泡祸,还是断章,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怎么说呢,并不是不相信他,也不是瞧不起他。

而是,这里是绝望的死地,噩梦之中最为可怖的噩梦。

不想要自己有好感的人出现在这里,不是再正常也不过的事了吗?

嗯,事到如今我终于可以承认了。

“怎么说呢,说实话,我有一点点喜欢你了。;我对他笑了笑,“虽然只有一点点。;

在这个少年毅然决然地折返,冲进黑泥之中握住我的手,扛着我在迷宫中奔跑,就算手臂折断也不肯放下我的时候,我是真的对他有一点点心动的。

“我相信你,如果你来帮我的话,就算是神也没有那么可怕。;

这是我的真心话。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出现在这里。不是觉得你会输给神,而是我不想让你经历这种事。让我想想,到底该怎么说呢……;我歪着头思考了片刻,终于找到了恰当的句子,“嗯,用那个狼人女孩的话来说吧……‘这里是如此的寒冷,这里找寻不到你的身影。——所以。这一定是一件好事。’;

那是整个《尘○魔京》里我最喜欢的一段话。是追风者所吟咏的诗歌。今天,对于死去来说,是个好日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