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BE拯救世界 作者:惊梦时(9)

时间:2020-09-09 浏览量:

在我整个人都要因为气到脑溢血而横死当场的时候,ai悠悠然补上了最后一句话。

“结果好一切都好,你不这么认为吗?;

……有什么杀死人工智能的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大概是为了防止自己真的被我宰了吧,ai飞快地转移了话题。

“说起来,在你们两个都脱离电子世界之后,爆豪胜己带着你去医院了来着。;ai摊了摊那对小短手,“虽然理论上电子世界的伤害不应该体现在现实世界里……不过你们两个是被此世全部之恶攻击了,那就另当别论了。;

ai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你,你是用本体穿戴了bb的卡牌进入电子海洋的,你伤得尤其严重。绿谷出久他们还没能成功返回本体,爆豪醒来看到你掉在他附近,就直接带你去医院了——顺便一提,是大人抱小孩的那种抱法,反正就是你哄你不到两岁的小外甥女时候用的那个姿势。;

……这到底是什么羞耻play啊……

不,等等,说起来在樱迷宫里的时候,这家伙好像就是用那种姿势抱着我来着……

爆豪你……大概是不会有女朋友的……

“你伤得还挺重的,虽然没有意识,但是医生给你处理伤口的时候你一直在无意识挣扎,还是爆豪把你扣着才让医生处理好的。;ai又停了好大一会儿,“不过,我建议你还是赶紧醒来比较好。;

“啊?;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在医院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爆豪胜己他……报了警啊。;

ai发出了一声恨铁不成钢的叹息。

“…………………………;

ok,我收回前言。

爆豪胜己你这个【哔——】!你这辈子都不会有女朋友的!!!连男朋友都不会有!!!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女主好感度锁了。

你们担心爆豪(的好感度)做什么?担心担心女主啊!

祝我的好友壮壮生日快乐!

本章玩了芥川龙之介的《蜘蛛丝》的梗,有兴趣的推荐阅读,那个短篇还挺有意思的,和其他日本作家常见的拖泥带水不一样,芥川龙之介写故事简洁清爽,非常值得一读。

(别和我提文豪野犬,作为三次元爱伦坡粉,我与朝雾那个傻x不共戴天)第119章 臭男人!臭男人!!!

垂死病中惊坐起,大概说的就是我现在这种情况了吧。

刚一爬起来就感觉到全身传来的剧痛,特别是双腿和后背,简直就像是要被烧穿了一样。我咬牙切齿地从床上爬起来,在心里把爆豪胜己拉黑了一百次。

虽然我也能理解作为一个英雄,他看到我这个敌人没有当场把我扭送警局而是先送医院,已经是好感度100的证明了……我也知道任何一个雄英英雄科的学生在看到我这个敌人的时候都会选择报警,不管是绿谷、轰、心c.ao还是峰田和物间都会选择这么做的,但我还是要说——

tmd!臭男人!臭男人!!!

从今天起老娘的好感度就锁了!彻底锁了!再也不可激活了!

居然这么对待一个楚楚可怜的美少女——你们这些臭男人就给我单身一辈子去吧!

就这直男水准要什么女朋友啊!

您配吗!?您不配!!!

谢天谢地爆豪胜己现在不在病房……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在,不过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老娘现在就要溜了!我在上个世界风里来血里去(夸张用法)的第六感在向我报警——我再不溜大概就真的走不了了!

好的,宁心静气——【二重梦·现实与梦境的翻转】!

在逃入梦境世界的瞬间我听到了房门开启的声音,我回过头去,对着两条胳膊都打着石膏的爆豪胜己狠狠做了个鬼脸。

拜拜了您嘞!!!

落入梦境世界之后,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强压下全身袭来的剧痛,开始找寻合适的落点。

——梦境的世界是非常危险的。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随便潜入的是什么样的梦境。也许是美梦,也许是噩梦。如果梦境的主人意志力够强,甚至有可能一瞬间让闯入者成为对方梦境中的角色——而这角色设定几乎是不可挣脱的。

你说这要是刚好闯进一个梦见自己是电锯杀人狂正在激情解剖被害者的梦里变成被害者可怎么办啊……

更何况,这个世界还融合了断章格林童话。

这个梦境的世界,潜藏着【神】的噩梦。

……这就说不准掉进的梦里有些什么玩意儿了。

在令人脑髓都发痛的奇诡呓语声中,我咬紧牙关,选定了一个还算熟悉的【梦境】。

虽然对方也不是什么安全人物吧……不过好歹是个熟人对吧……

【二重梦·梦境与现实的翻转】

一瞬间落入对方的梦中,再一瞬间掉进现实里。我摊在羊毛的地毯上,因为撞击到伤口的痛楚微微抽搐着。

如果有的选,我也不想选这个落点啊。但是房东小姐姐根本不做梦,九门克绮的梦我也进不去,九门惠回了英国……熟人就那么几个,我总不能去其他小英雄的梦里自投罗网吧?

这也是没得选择的选择了……

“姐姐?;

少女的惊呼在我耳边响起,伴随着台灯被撞翻的哐当声,少女急匆匆地扑到了我身边,张着双手,像一只无措的小兽一样,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只能惶惶然地看着我,几次想扶起我,又因为怕碰疼我的伤口而缩回手。

时槻雪乃,这具身体的妹妹。

和断章里十七岁的她不同,现在的她,还是一个天真善良而又温柔的女孩。在惨案发生前的她,就是这样健全而又普通的存在。

普通的女国中生是没法在看到自己熟悉的姐姐带着一身伤口倒在自己面前时,还能维持住冷静的。

嗯,前提是——普通的女国中生。

“怎么了,雪乃?;

在我刚想着编一些什么话哄住雪乃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女声从门口传了过来。一身黑色洛丽塔洋装的少女推开了门,只稍稍扫了一眼室内,她就确认了状况。

“你需要帮助吗?;时槻风乃的语气十分平静。

对,也只有不正常的女高中生(休学中)才能这么平静。

“嗯……拜托你了,风乃。;

我倒抽着冷气,勉强抬起手来。现在正是深夜,时槻风乃原本是要例行出门夜游的吧,见我这副样子,她走了过来,扶住我那条手臂,慢慢撑着我站了起来。

“去我房间吧。我那里有药和绷带。;她打量了我一下,“伤口崩开了,必须重新处理一下才行。;

“……那就拜托你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大部分的体重都放到了她身上。

没办法,我实在是痛得站不住了。

出乎意料的是,尽管瘦到我都能感觉到她的骨头,又有着服药与自残的癖好,时槻风乃还是稳稳地撑住了我,就这样架着我准备往外面走去。“那、那个……还是去医院比较好吧?;

雪乃迟疑着开口,望着我渗血的绷带,目光颇有些焦急。

不我觉得我这状况不适合去医院。

我那(亲妈都认不出来的)通缉令还在电视上挂着呢!

“不需要,雪乃。;先开口的却是风乃,她微微侧过头,以漠然的目光注视着雪乃,“我会看护好她的。;

面对风乃难得的强硬态度,雪乃也只能攥起双手,不安又无措地看着她扶着我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她一贯是不擅长反对自己姐姐的。这点我和风乃都很清楚。

就这样,在雪乃欲言又止的目光中,风乃扶着我回到了旁边她自己的房间。

进到风乃的房间之后,虽然早有准备,我还是不由得暗暗吸了一口凉气。

黑色的天花板、黑色的地毯,黑色的墙壁、黑色的窗帘和黑色的家具……虽然这些元素会独立存在于一些北欧风的家装设计里,但是不会有任何一个设计师会将如此密集的黑安置一个房间里。仅仅只是站在这里,那种封闭感就让我感觉自己的san值都往下跌了一大截。

是的,就是封闭。

这是如同葬礼、如同棺椁一般的房间。

准确的说,这就是时槻风乃为自己选择的棺材。

对比起来……时槻雪乃真是不管从x_ing格还是房间布局来说,都要正常太多了啊。

风乃默默扶着我在床上躺下,从抽屉里拿出了绷带和药粉。在拆开我的伤口看了一眼之后,她又将药粉放了回去。

“烧伤啊……;她换了一种药膏过来,轻轻敷在裂开的伤口上,“需要的话,我这里还有点药,虽然没有吗啡和杜冷丁那么有效,不过暂时止疼还是可以的。;

那是什么一听就很不妙的药物啊……

我想到这个人有滥用药物的习惯,就觉得自己脑壳也开始痛起来了。

“嘶——没事,我忍得住……;我咬着牙说。

毕竟跟着那帮大老爷们混久了,70度烈酒直接往伤口上浇的情况也是有的。

这点疼我还扛得住……实在不行一会儿让ai给我切痛觉吧。

“这样啊。;风乃娴熟地为我换着药,“那么,痛的话要告诉我。;

“这种时候不是该说‘疼你也给我忍着’之类的话吗?;我回忆着船医先生一贯的调调,忍不住又倒抽起了冷气,“嘶嘶嘶——疼疼疼!那里好痛!;

“那只是对不痛的一方有利的说法罢了,因为不想听。不过对在痛的人来说,还是能说出来更好吧?;

风乃稍稍抬高了手,不让药棉继续碰触我的背部。

“你背上伤得最厉害,又因为撞击撕裂了。疼也是正常的。;

虽然说得冷漠,她还是俯下身,轻轻朝着我背后的伤口吹气。微凉的气流吹拂着火烧般的伤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真的觉得背后的剧痛好了很多。

“风乃真温柔啊……;

我忍不住如此说道。

“只是做惯了。;风乃观察了一会儿伤口的状态,这才直起身继续上药,“以前经常这么照顾梦野。小时候,她被爷爷打了以后,常常因为伤口太痛睡不着觉。那时候我总要这么做,所以习惯了。;

我愣了愣。

换句话说,那个时候,为了让梦野能够好好睡觉,你一直都没有睡吗?

“……风乃果然很温柔。;我确信道。

“如果你觉得这是温柔的话。;

时槻风乃慢慢处理好最后一道裂开的伤口,将剪开的纱布轻轻盖在我的背上。

“你的伤口之前已经被处理得很好了,幸好烧伤得也不严重,不过还是要小心感染。敌联盟里有擅长治疗的人的话,让他们处理一下吧。;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奇怪风乃知道我就是敌联盟的八重梦,说实话她知道什么我都不会觉得奇怪的……

“没关系。;我小声说,“等我状态好一点就有办法治疗了……;

caster·美狄亚——恶属x_ing!能治疗!技能自带负面状态解除和回血!

如果不是我现在身体状态实在差到无法穿戴卡牌,我肯定早就动手了啊!!!

……说起来c妈的强化本我打了没啊?

“那就好。;

时槻风乃这么说罢,简单用s-hi巾清洁了一下双手,拿起一本装帧精美的精装书坐到我身边,就着床头灯橘黄的灯光翻开了一页。

“要听故事吗?;她问。

“好啊。;

有美少女给你念床头故事,谁会拒绝呢?

不过……

“是什么故事呢?;我有些好奇。

“《小王子》。;她说,“梦野很喜欢的书。说起来,你也有点像小王子。落到了陌生的地方,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去自己的世界……这一点,你们很像呢。;

我怔了怔,而后苦笑起来。

“是啊。;我小声说,“但是不回去可不行啊……玫瑰没有小王子可是不行的。;

“狐狸没有小王子也会哭,但是小王子还是离开了狐狸——所以,是小王子没有玫瑰不行。;风乃伸出手,轻轻抚了抚我的额头,“不认识到这点可不行啊。温柔又残酷的王子殿下。;

不是重要的人没有我不行,而是我没有重要的人不行……这一点吗。

“真是……;我苦笑更深,“还真是温柔得很残忍啊,风乃姐姐。;温柔地提醒了我,残忍地点醒了我。

时槻风乃那份温柔中的毒x_ing,我终于深刻地体会到了。

“好了,睡吧。;

那只雪白柔软的手轻轻下移,遮住了我的眼睛。我看不到她露出了怎样的表情,只能听见少女的声音,冰冷的,却又微微透出几分柔和。

“活人在夜里可是要好好睡觉的……睡吧,我在这里。;

就这样,枕着少女温柔的读书声,我渐渐忘记了背后的痛楚,慢慢沉入了梦乡。

一整夜,少女都这样陪伴着我。我发烧的时候,她拧了冷水毛巾来擦拭我的额头和耳后,让疼得昏昏沉沉的脑子安定下来。我痛到想要翻身的时候,也是她握住我的手,轻声将我从梦中唤醒,告诉我不可以。

在这个本该无法安眠的夜里,我一直听到她的声音。

……果然,风乃很温柔啊。

我想。

作者有话要说:

臭男人哪有美少女好啊,大家说对吧?

而且只有风乃姐姐接的住女主那些文青梗啊……这些臭男人哪个行啊?

对了那个“您配吗?您不配!;请参考hf剧场版伊莉雅那个表情包第120章 姐姐可以,妹妹也可以。

“我不是说了让你不要接近风乃吗?;

好容易才习惯了疼痛,能够入睡,结果刚沉入梦乡就迎来了劈头盖脸的这么一句。

看着少女不快的表情,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甩出了一个gal game男主(或者说fate系游戏男主角)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会说出的金句——

“难道……你在担心我?;

然后我就被揍了。

当头暴击。

……对不起我忘了不能对着傲娇打直球了,特别是这里是她的主场的前提下。

“谁担心你了啊?!;时槻梦野气得脸都红了,“我才没有!听到没有!不准露出那种表情!;

“好的对不起请把光束炮收回去,会死人的,真的。;

我望着她背后快要激s_h_è 而出的光束炮,勉为其难地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对方虽然还是不大高兴的样子,但总算没有要打死我的苗头了。

“真是个蠢货……;梦野哼了一声,十分粗鲁地把手摁在我脸上,“好了,把眼睛闭起来——干嘛睁着眼睛看我?怕我杀了你?那你算是想对了,我肯定会狠狠地、残忍地宰了你的,谁让你不听我的话?;

“不、我只是在想……;

感觉着自己的伤口在她的手下飞速愈合,我知道那是【二重梦】这一“个x_ing;真正的主人才能做到的事。迟疑了一下,我还是把自己的真心话说了出来。

“……谢谢你。梦野愿意帮助我,真的、非常感谢。;

如果没有遇到风乃与梦野的话,我恐怕根本无法振作起来吧。

“痛苦的话,不要做不就好了吗?;

隔着手掌,我看不到少女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只能听到她的声音,抱怨似的,却带了几不可查的痛惜,为了掩饰这丝情感,所以刻意用了更加粗鲁的语调。

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个女孩子,真的非常逞强呢。

一直,扮演着恶人的角色。一直,虚张声势一样张扬着她的坏。

不愿意露出脆弱的表情,不愿意表露出她的好意。所以只能用扭曲的方式去关怀别人,而又无论如何不肯承认,好像一旦示弱,被人闯进心里去,就会被伤害一样。不,也许已经有人这么做过了吧,不止一个。

对比起来,其实风乃更加坚强——当然,也更加异常。

我对她们这样的人,总是没有办法。

“总有些事情是必须去做的。;

我看着她,顿了顿,又说。

“你也明白吧?如果风乃和雪乃会出事,那么不管有多痛苦,你也会阻止吧?;

“别把我和你混为一谈,笨蛋救世主。;

梦野重重在我最后的伤口上拍了一下,激烈的痛楚激得我差点惨叫出声,她却很好心情地收回手,站起身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