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BE拯救世界 作者:惊梦时(6)

时间:2020-08-07 浏览量:

“谁tm写日记是为了给人看的啊!!!;我完全崩坏了bb的形象,咆哮出声,“而且又不是我想给他们看的!是杀生院!杀生院祈荒那个混蛋女人!!!在我用樱迷宫把她关起来的时候她用【万色悠滞】黑了我一把!!!害我的心思泄露出去了啊!!!;

【万色悠滞】,是灵子骇客·杀生院祈荒所开发出的精神医疗用的电脑术式,能够自由读取他人的精神和灵魂。

为了将杀生院困住,我不得不具现化了礼装·mooncell automaton,依靠这个超强的电子脑外挂,硬是造出了这座樱迷宫(防火墙)。

然而杀生院祈荒不愧是能让你和她打个200回合的boss,本身就是人类的理x_ing所无法理解的存在。她居然在最后关头,对着我就是一个【万色悠滞】!!!

md老子中招了!!!

“不仅靠那一招分走了我部分的控制权限,后来还借助这部分权限改变了自己的形态,退行为幼年时期的自己逃走——;我一想到这里就更恨了,“而且还解锁了我一部分的内心隐秘,用这种方式散播出去……可恶啊那个混蛋女人!都二十八岁了学什么乱贴同学日记的女高中生啊!不对这是小学生吧?!幼稚鬼啊,幼稚鬼吗她?!!!;

“这种日记就算被贴出去也没人能看懂吧。;ai掸了掸那两张纸,居然用那对小黑豆眼表现出了不屑,“起码这个世界,没有人能看懂吧。没人看得懂的日记就和密码本没有区别,就算自己实际上没有穿胖次,只要裙子够长别人都不知道不就行了?;

“……你那是什么r18发言?;我觉得自己脸色都变了,“等等啊你不是这种设定吧?突然加载了r18数据包吗你角色都崩了啊???;

“我在解析杀生院祈荒的【万色悠滞】和【五停心观】,那两个术式(程序)的构成还挺有意思的。;ai的语气十分淡然,“可能是在解析过程中稍微受了点影响吧,不过问题不大。;

“问题不大你个鬼啊!!!;我整个人差点跳起来,“那可是杀生院的东西你也敢碰!!!;

“你在担心我吗?;ai瞥了我一眼,“放心好了,我既不是你们人类这种容易动摇的生物,也不是bb或者mooncell那种初级品。只是在我的语言数据里加载了一些不必要的信息罢了,等我解析完成就可以覆盖掉。;

我张了张嘴,明智地咽下了那句“上个这么自信满满的家伙好像叫桀派来着;。

……好歹是超·上级ai,我应该给它点信心。“不过,还真是意外,你居然对自己的处境有很清楚的认知。;ai翻了翻手里的绘本,“【薛定谔的猫箱】……准确的形容。不管是用在这趟拯救世界的穿越之旅上,还是用在这个樱迷宫,都非常恰当。;

【“来选择吧。;

白色的恶魔这么说。

背后是死路,面前是薛定谔的猫箱。

退后会失去所有。

前进也没有希望。

“你会怎么选择?;

少女选择进入猫箱。

箱子里的猫是活着还是死了?

在猫箱打开之前,没有任何人知道。】

薛定谔的猫,是由一位量子物理学家所提出的一个假想实验——在一个箱子里有一只猫,以及少量放s_h_è x_ing物质,之后,放s_h_è x_ing物质有50%的概率会衰变,这时会释放出毒气杀死这只猫,同时,放s_h_è x_ing物质也有50%的概率不会衰变,这时猫就能活下来。

根据经典物理学,在箱子里必将发生这两个结果之一,而外部观测者只有打开箱子才能知道猫的生死。(←来自百度百科)

我的命运,就像是那只被放进箱子里的猫。

能不能在这个樱迷宫打败杀生院,谁也不知道。

能不能在这个不断穿越的旅途中打出我想要的happy end,谁也不知道。

猫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外部的观测者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就连ai也不知道。

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已经没有退路。

——不管是对手是杀生院祈荒,还是那场夺走一切的世界毁灭,都是一样的。

说是选择……其实我一开始就没有别的选择。

“白色的恶魔,到底是指谁呢?;ai意有所指的问。

是让我踏上了这条荆棘路的它呢,还是逼着我不得不做出这座樱花迷宫把自己和她一起关起来的杀生院呢?

“……我不知道。;我只能这样说。

“那就当成两者兼而有之吧。;ai点了点头。

话音未落,它爪子里的绘本忽然颤动起来,像是被无形的手抓住了一样,缓缓地、缓缓地翻动了一页。

“看来爆豪胜己他们已经击破第二个守卫(sentinel)了。;ai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过,守在那一关的是浅上藤乃的影从者吧?奇怪,就算是影从者,作为守卫(sentinel)她也不该是那么容易击破的吧?你放水了吗?;

我叹了口气:“难道我还能真的把他们都埋在这?不能吧。那就只能放水了啊。;

“好像只要不看到爆豪胜己,你的理x_ing就还能维持着正常的工作状态啊。;ai吐槽道。

我回忆了一下之前穿着bb卡牌对着爆豪胜己那一通惊天动地的s_aoc.ao作,不由得捂了捂脸。

“没办法……;我深沉地说,“只要看到他那张拽上天的脸,我就油然而生一种浓烈的……想要欺负他的欲望。;

“虽然早就知道了,不过,你真的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抖s啊。;ai摇了摇头。

“说什么呢,人家可是楚楚可怜的美少女哦?;我对着ai露出了一个bb式的笑容。

“……所以说你对‘楚楚可怜这四个字到底有什么误解?;ai露出了无力吐槽的表情。

“很正常的理解啦~☆;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甩手干掉了又一波敌x_ing程序。

“算了。;ai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绘本,“他们打败了浅上藤乃,所以得到了第二张书页吗?……这一回是过去的事吗?;

深色的铜版纸上,描绘着这样的故事。

【来讲一个女人的故事吧。

病床是狭小的鸟笼,病痛是纯金的锁链。

笼中的鸟儿无法飞到任何地方。

要加油。不要放弃。一切都会好。

环绕着小鸟的人们倾吐着无力的鼓励,脆弱的谎言。

没在痛的人不明白痛的感觉。

没有锁的人不会懂为什么被锁住了就飞不起来。

所以他们不会救我。

没有人会来救我。

女人在少年时,便早早明白了这个道理。

今日,小鸟依然被锁在鸟笼之中。】

“………………;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默默抬手再度捂住了脸。

好羞耻啊,自己的心声什么的。

“果然,久病的人都会心理扭曲。你说的没错。;ai的语气听起来十分愉快,“不过,这个到底是你的心声,还是杀生院祈荒的心声?;

“哪个都无所谓吧。;我有些不快地扭过脸去。

杀生院祈荒,出身于真言密教立川流的傍流“咏天流;,这一隐藏在深山之中,隔绝于人世,甚至不允许接触网络与现代科技的教派。作为宗主的女儿,她在幼年时就被宣判得了不治之症,活不过十四岁。环绕着她的教众们,尽管怜悯她,说着她真可怜,但是没有一个人真的对她伸出援手。

在那狭小的病房之中,唯一能与她作伴的,只有安徒生童话的绘本。

然而讽刺的是,在她接触了网络之后才发觉,自己的病虽然在这隔绝于人世的教派中是不治之症,但是在外界是早已被攻克的病症罢了。借助于网络,她成功治好了自己,同时也发挥出了她在网络技术上的才能,成为了一名了不得的灵子骇客。

可以说,杀生院祈荒的精神,就是在病榻上渐渐扭曲的。在fgo世界中的那个杀生院,在她年幼时就因为及时治疗早早恢复了健康的身体,所以也没有发生那种异样的扭曲。在魔神柱桀派附身于她,并且将她的善x_ing剔除之前,她只是一个温柔的普通人罢了。在长久的病痛折磨之中,任谁也无法保持精神的正常。

所谓温柔娴静体贴善良的久病之人,甚至绝症之人,都只不过是作家的妄想罢了。

慢x_ing疼痛最为消耗人的自控力。几乎所有被久病折磨的人都带有一定的神经质的特质。

任何心理学的第一步,都是先学习神经科学,了解我们大脑的运作机制。

我们的心灵,终究是依托于肉_体之上的。

生理的扭曲必然会带来精神的扭曲。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就这点而言,我倒是能够理解杀生院祈荒。

“确实,哪个都无所谓。;ai拍了拍绘本,“不过,你还是小心一点吧。;

“什么?;我踩死了一个敌x_ing程序,回过头来看它。

“你没发现吗?;它歪了歪头,“你和杀生院祈荒的共通事件,是不是有点多了?;

“……诶?;我愣住了。

“第一个事件相当暧昧,但不管怎么来说,还是偏向你更多。但是这个——不管是解释成你,还是解释成杀生院,都说得通吧。;ai黑幽幽的眼珠子看着我,“从最坏的可能x_ing去预测的话——你被她夺取了多少权限了?;

“………………;

我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人类的心还真是容易变化的东西啊,仅仅是这样就会相互融合,相互影响。;

ai的语气颇为意味深长。

“你以为这座樱迷宫,现在还完全属于你吗?;

“………………………………;

在死一般的寂静之中,我缓缓伸出手来,抓住ai的肩膀。

“?;

“……你没问题吧?;我这回是真的非常担心了,担心到甚至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一个狮子布偶有没有发烧,“你今天人x_ing化得简直让我毛骨悚然啊?那个无血无泪毫无感情的ai哪里去了?你别是被杀生院玩坏了吧???;

ai看了我许久,言简意赅地甩出一个字。

“滚。;

完了啊!我家ai都会对我说“滚;了!它真的烧坏了吧!!!

在我的大惊失色之中,绘本忽然发出了“嗦啦;的摩挲声。

像是什么人揪着纸张用力掀过一页,甚至连书脊的缝隙都出现了微微的裂痕,无形的手指留下了沉重的压痕——

书,翻开了第三页。

“已经攻破第三关了。;ai的语气恢复了事不关己的漠然,“根据预测,大概不需要多久就能攻到你面前了。怎么,做好准备了吗?;

“你说什么呢,当然没有。;我抬头看了看无边无际的黑泥之海,深深地叹了口气,“啊啊,真是够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清理完啊……话说,这次被击败的是莫德雷德吗?;

“是。她与轰焦冻打了惊天动地的一场,差不多把所管辖的区域都夷为平地……说起来,你会让她去守卫那个故事,果然是因为……;

“不不不,你想太多了。;我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她爹比赤犬好太多了……话说回来,一个妹子追着另一个妹子非要对方承认自己是她爹……我要是阿尔托莉雅我也不能认啊?更何况那还是她姐姐摩根借种……咳、对不起我用词有点脏……总之阿尔托莉雅根本不知情啊,最重要的是她还有老婆……不行我怎么觉得这段话里面每个字都是槽点。;

一个妹子娶了另一个妹子,然后她的姐姐用魔术借了她的种,给她生了(造了)一个女儿,然后告诉这个女儿(人造人),那个妹子是你爹,你是她儿子……呃………………

这话我说出来都觉得扯淡好不好……

总之、莫德雷德她爹(♀)比赤犬那个混蛋老男人好太多了!!!好一百万倍!!!

“可以确定了。;ai打断了我内心翻滚的吐槽,漠然开口,“这个樱迷宫,已经被杀生院侵蚀了一半了。现在,这里是你和她共同的心象的混合所。;

“fuck.;我只能这么说。

“不过你对赤犬的评价之低,还是超乎我的预想。;ai有些困惑地点了点那张书页。

【说一个男人的故事吧。

比谁都要正直,也比谁都要愚蠢的男人的故事。

男人有一个女儿,在那孩子还未长成之时,男人就已决定,她是自己唯一的继承人。

男人并不擅长表达,也不习惯表达,他只是一味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向培育着女儿。

父亲爱自己的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女儿变成了他所无法理解的怪物。

愚蠢的男人到死也不曾明白,孩子并不是人偶,也无法成为理想的化身。

他的眼中,从一开始就没有看到女儿真正的样子。

何等,自以为是的无聊之人。】

“虽然其中也混杂了杀生院祈荒的父亲的成分……但是,果然主要还是对赤犬的怨言。;ai很稀奇似的看着我,“我以为,你根本就不在乎那个男人来着?;

杀生院祈荒的父亲,是一个没能拯救自己女儿的无能的男人。

在女儿身患绝症之时,不曾用尽一切办法,去为她寻医问药,而是固守着僵硬的教条,将女儿的生命安置在死神的榻前。

而在之后的岁月里,虽然将女儿选择为自己的继承人,但是,他其实一次也没有认识到女儿的真面目。直到最后,才恍然惊觉,自己的女儿究竟是什么样的怪物。

赤犬虽没有那么卑劣,但是在无可救药的地方,他与这个男人,简直是如出一辙。

“那个男人啊。他从来没有一次认认真真的看过我。;我平静的说,“他只是盲目而一股脑地,把他自以为是的好倾注在我身上罢了。而那种好,只会把我变成他的提线人偶。他想让我变成他理想的样子——他想要的,只是那个他理想的‘我’。真正的我是什么样子,他从来都没有去看过。;

那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没有过理解我的想法,一丝一毫也没有。

在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我就放弃了和他沟通。

因为那没有任何意义。

他想要的不是真正的我。那么我说什么,对他都是无意义。

“真残酷呢。;ai如是说。

它说的究竟是那个男人,还是我呢?

其实都无所谓了。

因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变成那个男人想要的样子。

他无法让我变成他理想的女儿,我也无法让他变成我理想的父亲。

这一点看,我们两个还是一样的滑稽可笑啊。

人终究只能作为自己活下去。

不管对他还是对我,都是一样的。

在我们漫无边际的聊着的时候,故事翻到了第四页。

“这一关的守卫(sentinel)是开膛手杰克啊。;

ai平静的说。

“打败她的一定是绿谷出久吧。;我笑了笑,“别看杰克那个样子,对于绿谷那种人,她是没有什么办法的。;

“你是在变相说绿谷像老妈子吗?;ai吐槽。

“诶嘿,被你听出来了啊。;我吐了吐舌。

“不过,就算是理论上没有自我意志的影从者,那个杰克也还是给他们放了水啊。;ai平静道,“渴望着爱的孩子,却连爱本身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人类还真是难以理解,哪怕是幼崽——你们为什么会渴望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呢?;

“谁知道呢?;我笑笑,低头去看这一次的绘本故事。

【来聊聊关于爱的故事吧。

爱是付出,爱是给予,爱是为了让对方变得幸福——一点没错。

爱是分担,爱是承受,爱是想要理解与包容对方的真实——确实如此。

明明比任何人都要爱他。

明明比任何人都要为他所爱。

为什么却会变成这样?

爱最终化为了囚禁二人的地狱。

——究竟是因为爱是地狱,还是他人既地狱。】

“真适合杀生院祈荒啊。;我低语。

“也是很适合你的故事。;ai 如是说。

作者有话要说:

除了最后一个故事,所有的黑_童话,女主都与杀生院祈荒共通。第112章 “想要见识我的变身吗?;

【来聊聊关于拯救的故事吧。

女人并未存有拯救世界的野望,也不曾有救济人类的妄执。

并非圣人,亦非神人,更非天选之人。

驱使女人化身弥赛亚的,不过是最原始的恐惧。

害怕孤单一人,害怕无法救到任何人,害怕留在一切都已毁灭的噩梦之中。

所以即使焚尽己身,也要阻止噩梦化为现实。

此世为无尽的长夜。

女人依然徘徊,未能自名为“救济;的梦里醒来。】

第五张书页落入手中之时,最后一道迷宫的门扉打开了。

在那通道的尽头等待着的,是美丽到让人脊背发凉的少女。漆黑的大衣如同恶魔的蝠翼一般张开,漆黑的长发被朱红的缎带自一侧挽起,带着倨傲又轻慢的微笑,在尽头的最后一扇门前等待着他们的少女。

“居然能够闯到这一关来,真是令人意外呢,哎呀呀,大家好像受了很多伤,特别是学长,手臂的肌腱都断了吧?过度使用能力的代价就是这样啦~(心)辛苦了辛苦了~在努力度这方面,八重梦就给各位一个80分吧~☆;

少女说着还笑眯眯地鼓起掌来,啪啪的掌声回荡在死一样的寂静里,听起来真是格外欠打。

说实话,就连绿谷出久,在那一瞬间都发自内心的很想揍她。

“抱歉抱歉,看到学长受伤的样子,一不小心太兴奋了,忘记给大家开语言功能啦~不过还请原谅我啦,这都是因为我真的太喜欢学长啦!;

“……我信你个鬼……;

别误会,这句话出自饭田天哉之口。不要奇怪班长为什么连人设都崩了——任何人连着打了99个哈桑之后都会崩一下人设的。

可怜的班长,他对付的是影从者·百貌哈桑。

不能理解这份恐怖的人,可以回忆一下尼禄祭高难本,或者去b站感受一下那个哈桑地狱……总而言之,班长他真的打哈桑打到崩人设。

“哇,我真的开始同情爆豪了。;

这是依然很爽朗的切岛锐儿郎……他甚至很情真意切地拍了拍爆豪胜己的肩膀,用自己的表情、自己的动作、自己的言语,向爆豪胜己表达了他真切的同情。

然后他就被揍了。

“喂,疯女人。;

爆豪胜己揍完切岛以后,果断地无视了少女之前的话语,用那双红色的眼睛狠狠盯着她,问出了他唯一关心的问题。

“这个迷宫里的其他人都在哪?;

“讨厌,居然无视学妹的告白,学长太过分啦!八重梦好伤心,伤心到都要哭出来了哦!;少女很不高兴似的鼓起脸颊,下一秒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不过,我是心胸宽广的好学妹,不会和不解风情的学长计较这么多啦——惩罚时间就留到后面,预定个1800小时的小黑屋吧~(心)——咳咳!我很高兴哦!学长你终于注意到了!那67个社团成员的精神究竟去哪里了呢?——锵锵锵!!!;少女向旁边跳开一步,做出了一个拉开帷幕的动作。

伴随着这个动作,她背后的液晶屏上陡然显现出了——凄惨的人影。

数不清的玻璃罐,仅仅用一根管道作为维系生命的装置,昏迷不醒的人们的身影,就这样被拘_禁在狭窄的水牢之中……!

“人类不过是家畜而已。;少女带着残酷的笑意,用轻佻的语调如是说,“因为需要能量,所以就把他们作为人柱收集起来啦,自由、意志、思考这种无聊的东西全部都不需要!家畜只要被我榨取就好啦!看,多亏了他们的贡献,bb——不,我才能这么强大吧~☆;

“这样啊。;

爆豪的语气意外的平静下来,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冷静了。

下一秒,他猛地朝着少女冲了过去!

“讨厌~居然让人家这样楚楚可怜的美少女去死,学长你真的好过分哦!;少女笑嘻嘻地挥舞起金属教鞭,如同舞蹈一般优美而轻快地拨开了爆豪的攻击,“不过,因为学长是特别的,所以人家会原谅学长的——虽然黑屋惩戒时间要增加到3200小时才行~!;

“你到底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事要被这样对待?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这些人!;

绿谷出久质问着自称为“八重梦;的少女。

面对着少年愤怒的质询,少女只是用纤细的手指点着嘴唇,半晌,绽开了一抹不以为然的笑意。

“因为这样很有趣~;她的语气十分轻快,“想要救他们的话,就打败boss试试看呀——你们是英雄吧?;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少女的眼瞳,陡然变为了冰冷的殷红。

“是英雄的话,就在这里拯救他们给我看看啊。;

“……;

爆豪胜己愤怒到了极点,反而冷静了下来。

“你在那给我等着。;他扯起了一个狰狞的笑,“老子现在就去宰了你!;

“诶~好可怕~;少女恢复了欠揍的欢快语调,不知为何这个语调反而令绿谷他们感到安心(……),“如果学长做得到的话,我会很高兴的。不过,只有2gb的学长做得到吗?千万不要因为肌肉过载而烧断了哟~☆?;

爆豪胜己没有说话,而是对着她就是一发大火_炮轰了过去!!!

“呜哇……好热情哦,学长。八重梦感受到你的热情了,所以,我也要努力才行!;

少女躲过了爆豪的大火炮,也躲过了他掩藏在烟尘与火焰之后的猛击。她以舞蹈般轻灵的身法躲到一边,对着爆豪胜己露出了可爱得有如恶魔般的笑靥。

“好了,只有学长换衣服也很不公平嘛——想见识我的变身吗?来——;

黑色的大衣陡然变成了白色的护士服,女孩举起有她腰那么粗的针筒,眨一眨眼,不知她使用了什么技能,爆豪胜己陡然僵住了,虽然额角青筋暴起,瞪着她的眼睛连眼角都要撕开,却怎么都动弹不得。

“我要开始了哟,学·长~☆一切就交给八重梦吧~!——curesd·cupid·cleanser!;

少女带着轻快的笑容,将有她小臂那么长的针头扎进了爆豪胜己胸口,连远处被突然冒出来的敌x_ing程序拖住的绿谷出久他们,都可以清楚看到,她把什么活蹦乱跳的赤红生物推进了爆豪体内。

做完这一切之后,少女甚至很有余裕地回过头来,俏皮地对着爆豪比了一个装可爱的剪刀手。

“呵呵,注s_h_è 很痛吗?;第113章 你算计我!!!

随着那赤红生命体被注入爆豪胜己体内,少年全身的血管猛地凸出一条条狰狞的形状,突突颤动着,几乎要撕破皮肤,崩裂开来。

“请不要反抗喔,学长,反抗只会更痛呢。;我带着甜美的笑容凑了过去,手指轻轻抚上他变色的皮肤,“哎呀哎呀,肌肉跳的好厉害呢,感觉好像真的很痛的样子,要我帮你解脱吗,学长?;

“……;

爆豪胜己似乎说了一句什么,但是由于声音太小,我没有听清。我下意识往前凑了凑,将耳朵贴过去。

“莫西莫西?学长请调大音量——什么!?;

“我说你去死吧!;

一只手猛然抓住了我的头——怎么可能!他刚刚才被——怎么可能现在还能动!?

少年赤红的眼睛里流露出凶残的笑意,因为痛楚而扭曲的脸上生生挣出一个狞笑来——

“bomb!!!!!;

——爆豪!你算计我!!!

意识被正面轰在脸上的强力爆炸给打飞了,我只在不足半秒钟的最后清醒时间里明白了一件事——

爆豪胜己从一开始就打算借着我对他用大招的机会,即使自伤八百也要抓住我。为此他忍耐下了那种异物沿着内脏和血管钻入全身的剧痛,硬是用那具理论上已经无法行动的身体给了我致命一击!!

这太奇怪了……英雄都是这么可怕的家伙吗?他真的还是人吗?

可恶可恶……超痛啊……比我想的还要痛一百倍啊……

居然用大招去轰美少女的脸!这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混蛋吗!!

连死柄木都不会这么干啊!这家伙真的是英雄吗?他这一手比我黑多了!!!

强劲的冲击波震得我眼前一片漆黑,我整个人向后倒去,在后背撞上地面的瞬间,我感觉到,第六扇门,打开了。

“……赢了?;这是饭田干涩而难以置信的声音。

“小胜!你没事吧?!;这是绿谷焦急的声音。“不,还不能放松警惕。;这是轰焦冻略显紧绷的声音。

“先把爆豪放平!喂有人带药……对不起我忘了这里是网络世界了。该死!怎么办啊!;这是切岛难得有些暴躁的声音。

“请放心吧,他的痛苦马上就会结束了。;

这是,有如天上莲花一般的女声。

到底该怎么形容这声音呢?

成熟的,优雅的,却又带着暧昧之意的,仿佛散发着媚香的嗓音。仅仅只是落入耳中,都会让心神为之摇动。难以言表的热度随着她的吐息流窜到全身,就是这样的……魔魅之音。

无数的莲花陡然冒出了地面,于一瞬间将樱花的迷宫变为了名副其实的异域。

不,或许应该称为,魔域。

令人神智为之迷蒙的香气一瞬间满溢而出,让我彻底清醒了过来。

“杀生院……祈荒……;

我念出那个名字,强忍着让卡牌效果都开始波动的痛楚,试图撑着地面站起来。

然而我失败了。

因为不知何时,黑色的绳索带着深紫色的瘴气,已经紧紧束缚住了我。

“八重同学的能力实在是过于可怕,我不能不做一下以防万一的措施,还请原谅我。;女人柔婉地微笑着,绳索却随着她的话语加紧了锁缚,“这个五蕴黑绳,凭你的能力是无法挣脱的,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为好。;

如此说着,女人迈开了脚步。

作为伪装的稚女的外貌已经消失无踪了。站在那里的,是身着黑色修女服、蒙着白色头巾的女尼。然而她脸上那艳丽得近乎天魔的微笑,却令人无论如何也无法不自背后升起寒意。

魔x_ing菩萨·杀生院祈荒

自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为忌惮乃至畏惧的女人。

现在她正从容地微笑着。向我迈开了脚步。

“呜……;

她每走一步,我都能感觉到全身的神经在惨叫。

为了将杀生院祈荒困在这座迷宫中,我利用mooncell将自己的精神与樱花迷宫全面同步,只有这样我才能限制住杀生院祈荒无限膨胀的力量(数据)。

但是,这也意味着,她对迷宫的攻击也将伤害到我的精神。

杀生院还在前进(侵蚀),每一步都有莲花在她的足边盛放,步步生莲,换在平日我还可能有心情去欣赏,但是现在,这只标志着——迷宫的主导权正在被杀生院祈荒所夺走。

剥离掉我的权限(神经),粉碎我的程序(血肉),改造我的迷宫(骨骼)。

我拼命忍耐下惨叫,咬紧了牙关抬头瞪着她。

“做到这一步还真是辛苦你了,八重同学。;杀生院祈荒唇边绽开一丝妖艳的笑容,“营造出这么大型的防火墙,不惜将自己的精神都与其同步,承受着几乎要粉碎灵魂的攻击,也要将我困在其中——我真好奇,你为什么不惜做到这种地步,也要阻止我呢?;

“……杀生院……小姐?;这是整个人都懵掉了的切岛锐儿郎。

“别过去。我感觉她不太对。;轰焦冻皱着眉盯着地上的莲花。

“奇怪……;绿谷的脸色也微微变了,“这个话,说的就好像……;

“好像我才是恶人一样——对吗?;

噙着一抹优雅的微笑,杀生院祈荒缓缓回过身去,她那仅仅只是注视着就会让人神智动摇的美貌,携带着铺天盖地的魔香,一瞬间将在场的所有人卷入其中。

“虽然我并不认为自己在做什么坏事,不过,八重同学确实一直在保护你们呢——用她自己的方式。;

她这样说着,伸出手来,纤细而美丽的手指轻轻捧起我的脸,带着爱怜,无比温柔地,沿着脸颊滑了下去。

然后。猛地捅入胸口!

“呃啊啊啊——!;

剧烈的痛楚几乎要将我整个撕裂开来,从我的胸口深处,杀生院祈荒摘出了闪着光的什么——

“终于到手了。;女人带着微微的笑意,将那光芒握入手中,“你的心,这个迷宫的【核】。;

随着她这句话,整个迷宫六层陡然化作了红莲的地狱!

我倒在地上,痛到整个人都抽搐起来——该死,虽然知道被摘了核会很痛……但是我不知道会有这么痛啊!!!

对比之下,爆豪那一手都可以原谅了!!!

“这个就是通往圣杯的钥匙吗?;

杀生院祈荒把玩着手中小小的立方体,噙着淡笑,将它摁进了第六扇门背后的最后一扇门。

那是,通往mooncell的通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被她困在这里的吗?!;

无法忍受这古怪发展而喊出声来的,是饭田天哉。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的话语一般,最后一扇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白痴……;我咬着牙骂了一句,“……从一开始、这个迷宫就是——;

“——就是为了困住这个女人而制作的,对吧?;

问出这句话的,是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爆豪胜己。

“没错,真意外,虽然总是暴躁又冲动的样子,爆豪同学的脑子却转的很快呢。;

杀生院祈荒很有趣似的笑起来,她背对着最后一扇门站着,露出了不该属于修道之人的妖艳神情。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八重同学会有这么奇怪的癖好,不过,不管是把那些信徒拘_禁起来也好,还是将你们变成这个样子也好——她都是在拼命从我的手里,保护你们呢。;像是觉得真的很好玩一样,杀生院单手撑着脸颊笑出声来。

“多么有趣啊,保护着他人的人,却被自己保护的对象视为恶。很难有比人类更加滑稽的生物了——能够认识到我的本x_ing,并且将我视为【恶】去驱除的人,在世上真是少之又少,而这样的人,无一例外,都会被世人认为是邪恶之人——世人实在是太过可笑了,你不这么认为吗,八重同学?;

我咬紧了牙关,没有回答。

“真是个爱逞强的孩子,就这么不想告诉他们你为他们做了什么吗?;

杀生院祈荒笑得连肩膀都微微颤动起来。

“沿着那些自杀者一直摸到我这里来,发现了我正在研究的电脑术式——可以连接全人类精神层面的程序——【此世全部之爱】,那一瞬间你的表情真是格外美丽,简直让我的肚子里面都颤动起来了呢。在看到那个程序的时候就能理解它的本质的人,你还是第一个呢。说实话,连我都觉得感动起来了。;

“别把……那种东西叫作……爱!;

我咬紧牙关,艰难地从黑绳的束缚中挣出几个字来。

“为什么?爱不就是如此的存在吗?;杀生院笑着反问,“爱是人类为了自我满足而寻找的东西,我满足他们,从而满足我自己,这不是爱,还有什么是呢?;

“爱才不是那种东西!;我提高了声音,“别把你的欲望叫作_爱!你只是把他们都当做满足自己欲望的工具——你只是想要从他们那里掠夺爱而已!;

爱并不是完美。

爱也不等于付出。

爱不是永远光明美好的存在。

但是……爱不应该是那么卑劣的东西。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她……

“你只把自己视为人类,在你眼中除了你以外的人都不过只是蝼蚁而已——!;我咬牙说了下去,“那些人会自杀,是因为你杀了他们……你用那份慈爱将他们的心掠夺到了手中,一旦厌倦就把他们抛弃掉,像踩死蝼蚁那样踩碎了他们的心!你只是想要被爱,但却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一个蝼蚁——你所爱的人只有你自己罢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愤怒呢?;

杀生院祈荒微微蹙起眉头,语气里带了一丝不解。

“我看到了你的心——我所做的,和你所做的,究竟有什么区别?;

是啊。

我们都是自私的人。

同为因病扭曲之人,同为掠夺爱之人,同为抛弃所爱之人。

所以,正是因为如此相像,所以我才清楚——我和她,在最本质的地方,是截然相反的。

“伤害所爱的人,从来都不会让我感到快乐,杀生院祈荒。;

我注视着她,说出了我与她的不同。

“我希望他们可以幸福,我希望他们可以好好活下去,我希望我的爱能够带给他们快乐——那幸福的未来里有没有我,都没有关系。;

——正因为我与你如此相似,所以我才会这么明白,你到底错在了哪里。

“人类为了自我满足才去寻找爱,这并没有错,杀生院。;

——如果没有人告诉你,那么由我来告诉你。

“但是爱绝不只是自我满足的工具。;第114章 女神变生,天上乐土——

对于我的话语,杀生院祈荒只以一笑置之。

“还真是稚拙到惹人怜爱的话语呢。;杀生院祈荒的语调怜惜得近乎轻慢,“以为这样就能令我动摇吗,小丫头?诚然,你所经历的是连我都要为之动容的感情——但是,最终你还是为了自己将它牺牲掉了,不是吗?就这一点而言,我倒是要对你那种近乎严苛的自我牺牲的精神表示敬佩了。;

我咬紧了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在她的话语中后退。

然而那言语,依然有如剧毒一般,从那朱红的双唇间吐出,侵蚀着我。

“确实,我与你如此不同。我想要更多的快乐,我是自快乐之海中诞生之人,所以我无法理解你——宁愿舍弃快乐,甚至舍弃爱——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人类吗?那种蝼蚁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你这样牺牲的?牺牲这些你究竟能够得到什么?;

我注视着杀生院祈荒,自爱_欲之海诞生的野兽。

一连用了三个“究竟;,她大概是真的无法理解吧。

是啊,怎么可能理解呢?

一直以来,只将自己视作人类,为了满足自己,已经造成数·千·人自杀的这个女人,怎么可能理解呢?

我之所以牺牲掉自己的爱,舍弃掉那份连我都想紧抓在手中至死不放的快乐——理由只有那么一个而已。

“因为我也只是一个人类罢了。;

我轻声说道。

“你只将自己视为人类,只觉得自己是特别的,所以你不会明白——蝼蚁的心情。;

我想要拯救世界的理由——只是因为我很恐惧而已。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很害怕看到别人痛苦的样子,也很害怕有人在我眼前死去。这就是理由。;

我没有杀生院祈荒那么异常的脑回路。我无法做到像她那样轻视人命,更无法从中取乐。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害怕被毫无理由的杀死,也害怕看到别人毫无理由的死去。

我的理由,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为了这种理由就做到这一步吗?;

杀生院祈荒的神色中是真的多了一点好奇。确实,如果是为了理想,为了信念,或是为了正义之类的东西,她可能还会觉得好理解一些吧。

但是为了自己的快乐,就算毁灭世界也会快快乐乐去做的这个女人,不可能理解懦弱者的心。

“是啊,就是为了这种理由。;

不高大,也不宏伟,甚至丝毫都不光明的理由。

我只是为了自己,只是因为恐惧,才会去做这样的事。

“算了。闲谈时间就到此为止吧。;

杀生院祈荒仰起头来,注视着随着第七扇门开启而全面显现出来的mooncell,绽开了如天上莲花一般的微笑。

“这就是构成这个迷宫的电脑术式吗?;杀生院祈荒唇边的笑意愈深,“真有趣,是从未见过的构成呢……其中所汇集的数据量真是可怕,难怪能够将人类的精神直接具现出来,令我至今都无法完全攻克——啊啊,如果将这个据为己有的话,我也能够完成我理想术式的最后一笔了吧。;

那张艳丽的脸庞在这一刻,随着她的笑容显得越发魔魅。她张开双手,任由那流动着神秘光辉的立方体缓缓下沉——缓缓地、缓缓地,落入她的手心。

没有人能够阻止她。

被五蕴黑绳困住的我不能。

被她的魔x_ing魅惑的小英雄们也不能。

我在背后略略动了动手指,为了掩盖这一动作,我对她开口说了话。

“虽然答案可能和我想的完全一样,不过姑且还是问一句吧——杀生院,你打算做什么?;

“当然是融合这一术式,然后完成‘此世全部之爱’这一术式了。;杀生院祈荒轻轻抚摸着那立方体的表面,轻笑,“网络真是一个好东西,你不这样认为吗,八重同学?尤其是现在这样的社会,网络数据几乎将全人类的精神(心)都连接在一起,所有人内心最隐秘的部分都对着网络敞开了,即使是小学生也不免在上面留下自己最私密的心事——也就是说,借着网络,我能够进入任何人的心(精神)。;

“然后呢?你打算做什么——和你对你害死的那数千人一样的事吗?;我努力抑制着,不让怒色浮现在脸上。

“你是说自杀的那些人吗?啊啊,奇怪,有几千人那么多吗?抱歉,记不清了呢。;杀生院祈荒毫无歉意的微笑着,眼神满不在乎,甚至微微带了一丝戏谑,“哎呀,为什么露出这样愤怒的表情呢?那些人你并不认识吧。而且,我必须澄清一点——我没有杀他们呢,只不过是觉得无趣了,所以就扔掉了,仅此而已。;

——那不是自杀,而是被杀。

时槻风乃的话语再一次在我耳边响起。

是啊,她说的没错。

那些人不过是被毒饵引诱的可怜人,被杀生院祈荒的魔x_ing捕捉,被她的慈爱蒙蔽,被这蜘蛛般的毒妇饱餐了他们的爱与欲之后——抛弃在空无一物的蜘蛛网上,在绝望中死去了。

“就像是用蜘蛛丝从地狱中拉起罪人,然后看着他们在蛛丝断裂后摔死的菩萨一样。;我看着这个女人,声音低了下去,“或许无论是法律、常识还是你自己都会将这种行为称为自杀吧,但是在我看来,你这与谋杀并没有两样。;

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有怎样的结果,却还是为了自己的兴趣(欲望)这样做了的女人。

那是……最为卑劣的谋杀。

“那又如何呢?;魔x_ing菩萨微微的笑着,那是不将人类(蝼蚁)的喜悲放入眼中的,神佛般的微笑。

“不如何。;我的语气也平静了下来,“只是坚定一下我的决心罢了——杀生院,你打算在连接了全人类的精神之后,做些什么呢?;

“明知故问是你的坏习惯呢。;杀生院略一阖眼,再度张开眼瞳之时,她已经恢复了无悯的微笑,“当然是向全人类施予我的爱——并且为众生所爱了。;

我听见身后传来倒抽冷气的声音。

没错,那是毋庸置疑的——狂言。

只有疯子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只有怪物才会将这种妄愿付诸实践。

在那里的,不是人类。而是名为爱_欲的野兽。

“那么,我也不会再犹豫了。;

我看着她,如是宣告。

“可你又能做什么呢?;杀生院祈荒弹了弹手指,又一道五蕴黑绳猛地将我束缚得更紧,“不要动,方才我看到你的动作了——想要挣扎吗?真是可怜可爱。好了,待我完成这个术式之后,再来好好享用你吧。;

我:……………………、等等?

虽然我一直知道杀女士您就是一个行走的r18,但是你这句话是不是也太那啥了一点还是我想太多了???

我努力无视掉背后陡然冒出来的大片的j-i皮疙瘩,试图将话题拉回重点——

“你想要成神吗,杀生院?;我如此问道。

“那是自然。;女人唇边忽然绽放出妖艳的笑,“你看,为了得到此世全部之爱、为了被此世众生所爱——我也只能成为神了吧?;

寂静。

死一样的寂静。

面对如此超脱常规的思考回路,没有人能够说出话来。

不过,杀女士并没有给我更多的反应时间,她阖起双目,以一个坐莲的姿势,开始完成与mooncell的融合。

之后——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没办法,那些过于▃▄▅▆▇█▉▉▉的描写如果全部写出来的话,这一章大概就要高审红锁了。总之,在经历了过于▉▉只能【数据删除】的漫长过程之后,再度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已经是任何一位经历过ccc的玩家都非常熟悉的魔x_ing菩萨。

已然完成了女神变生的杀生院祈荒,对着我们绽开了魔魅的微笑。

“一切众生皆有佛x_ing,Cao木国土悉皆成佛。不分有情无情,拯救此世乃为我的誓愿。即使最后坠入魔道,也会承受此世万物的生命。;

新生的女神,如此宣告。

“无论大悟还是解脱都不过是我指尖上的随喜自在……呵呵呵,就这样,天上解脱吧?【快乐天·胎藏曼荼罗】——不论逃到何处都是我掌上之物。;

来了!杀生院快乐吸!快乐天快乐一吸快乐似神仙——才怪啊!是大家一起融化掉还差不多!

我就知道她会这么做!

“爆豪!;

我只极快地喊出了那个名字。

然后,就如同我预料的那样,早已解开了束缚的爆豪胜己一跃而起,借着左手爆炸的冲击力猛然向杀生院祈荒攻了过去!!!

“不要命令我——去死吧!!!;

如此怒吼着,他将火星暗溅的右手对准了杀生院。

下一秒,有如核弹爆炸般的火光冲天而起!!!

“bomb————————!!!!!!!!!!!;

作者有话要说:

数据删除是scp的梗……我不写女神変生的过程是因为那个过程是真的不可描述……玩过ccc的都懂,写出来我真的会被和谐的……(捂脸)

杀女士实在是过于那个了……非常的那个……

关于杀生院祈荒其人的逻辑请参考《fate/ extra ccc》的游戏剧情。

我笔力不足蘑菇万分之一实在无法完全展现出杀生院的逻辑……想做到这点没个三万字是写不出的所以拜托大家自己去看……不想自己打游戏的可以去b站看up主弗朗西斯扎比子的游戏实况。

总之我尽力还原了。

杀生院看女主的时候大概类似于她ccc活动看黑a……我觉得她真的还挺喜欢黑a的。

这章没看懂的,下章解密啦。

女主没翻车,翻车的是杀女士(点蜡)第115章 给大佬递神x_ing。

“飞蛾扑火般朝我冲过来又有什么意义呢?;杀生院带着轻慢的笑容,“蝼蚁能对我——什么?!;

因为太过傲慢,所以没有躲闪。被爆豪胜己的攻击轰了个正着的杀生院祈荒,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捂住脸尖叫了起来。

“好痛——为什么——啊啊啊啊!开始崩坏了?怎么可能、这里明明是——;

“少废话,赶紧去死吧!;

爆豪胜己完全没有要听杀生院祈荒逼逼的意思,一抬手又是一招大爆炸轰了过去。

“唔啊——呜——为什么——究竟为什么……;

杀生院祈荒抱住开始崩解的半边身体,露出了恍惚的神色。她完全无法理解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于是将目光投向了我。

“这里明明是完全受你掌控的电子领域,作为全知全能的新女神,你根本不该被凡人触碰到身体,对吧?;

我看着她,平静的问出了她想问的问题。

是啊,这就是杀生院所无法理解的。

她怎么可能知道呢?

“我可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女人啊,杀生院。;我对她笑了笑,“将我当成那种纯良温柔的救世主,就是你最大的失策——你应该把我想的更坏一点才对。;

没错,我从一开始,就是比她所以为的更加卑劣的女人。

“这整个樱迷宫,都是我为你准备的坟场。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为了杀死你而设下的y-in谋。;

我迎着她的目光,微笑着说。

“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让你活下去会造成什么后果,杀生院。你很聪明,但是……过于自恋了。自恋到除了自己膨大的欲望什么也看不到了。对你来说,我也只是蝼蚁而已——所以你瞧不起我。;

而这份傲慢,就是你败北的原因。

“我啊,如果是用正当的方法,正面站在你面前与你对抗的话,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赢过你的。;

这一点,我从一开始就很清楚。

如果天真到认为自己可以胜过这种人,才会输得血本无归——这方面我已经吃过一次亏了,所以,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

“所以我设了计,让你打败我。即使没有他们,你能抵达这个核心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脱逃,为了取信于你,我可是真的付出了200%的努力去阻止你、追杀你。你看,如果不让你一路费力地赢到最后,你这么聪明的女人,一定会意识到不对而逃走吧?;

我歪了歪头,看着自己身上崩裂开的血痕,语气平静。

“虽然我也付出了一些代价就是了。不过,想要钓鲨鱼就要舍得血饵,不是吗?;

杀生院祈荒恍然大悟,随后咬紧了牙关。

“……所以你从一开始就是想要我得到mooncell、才会——;

“对。从一开始,我就决定要你成为女神。;我点了点头,注视着她因为愤怒而微微扭曲的脸,“如果是按照正常的方法,根本不可能杀掉你,不是吗?你已经利用万色悠滞将自己的灵魂(精神)数据化了吧?即使杀掉你的肉_体,你的精神也能潜逃到网络世界之中,像一个怎么杀也杀不掉的病毒一样。再加上你所研究出来的那个究极术式,假以时日,你一定能够完成吧——能够入侵所有人类精神的术式。;到了那个时候,以杀生院祈荒的魔x_ing,没有任何人类可以抵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