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烧死肇事者

时间:2020-02-12 浏览量:

烧死肇事者

一、死不瞑目

交通警察张联动,在大悟路口执勤时,被一刹车失灵的桑塔纳轿车当场撞倒,轧死。

听到噩耗,雷清警官和助手小王连忙赶了过去。

雷警官和张联动是好朋友,他们在一次表彰会上认识。张联动今年35岁,从警十余年来,多次受到上级的嘉奖表彰,是容州优秀警察,十大杰出青年。他爱岗敬业,执法认真负责,不徇私情,很得广大市民的爱戴。

张联动倒在血泊中,脑袋重重磕在坚硬的路面上,脑浆已经迸出。雷警官看到张联动死的惨相,这个坚强的从不轻易流泪的汉子,眼睛也不由得潮湿了。

张联动仰面躺着,嘴张着,眼睛瞪着,一个惊恐的表情。雷警官看着他睁着的双眼,不由得要用手去抚阖。

小王看到,忙阻止:“头儿,先不要动。记得国外案例中说,死者眼球最后的定格,曾锁定真凶呢!”

雷警官苦笑了笑:“发懵了吧。不要忘了,这是车祸。”

然而,雷警官去合张联动双眼的时候,竟无论如何也合不上他的双眼。

怎么回事,难道还要等谁不成?雷警官心里惊了一下。

张联动的妻子带着六岁的儿子来了,一来便伏在张联动身上哭死过去。

看着娘儿俩痛哭失声,在场的人都心情沉重起来。

几个女警连忙上前把张联动妻子、儿子搀扶了起来。

看到张联动妻儿的到来,雷警官心里稍安慰:看来刚才的不合眼,怕是要等亲人的到来吧。然而大家把张联动妻子搀一边的时候,雷警官看到张联动的眼睛仍没合上。怎么回事?他又用手去合了合他的眼皮。可是,张联动的眼合上后,雷警官的手刚一离开,那双眼睛竞又张开了。

“怎么了,伙计,难道你有什么话要说吗?”雷警官心头一惊。他不是个迷信的人,但眼前的事却给他的脑子里留下了一个阴影。

二、刹车失灵

肇事司机叫江海当。车子碰住人后,一下子冲到转盘中间的花台边,撞到花坛上,才算停住了。车子一停下,江海当便主动报了警。

车子确实是刹车失灵了,小王上去开了开,试了试,没有发现其他问题。

江海当是本市人,各种证件手续齐全。唯一有点破绽的是,车子不是他的,是租赁公司的。

“在家门口,你还租什么车呀!”小王检查了他的证件后,不由得提出疑问。

“是,是这样,我虽是本市人,但在外边工作。我这是回来办事,于是就……”江海当有点诚惶诚恐。

租赁公司听说租赁出去的车出事后,连忙赶了过来。

雷警官问他们,车子的刹车是不是有问题?

他们矢口否认。一个技术员模样的人说,这车在出租之前,他专门检查了刹车系统,螺丝都上得紧紧的。

江海当说他们推卸责任。

雷警官问他租车后都去了哪里?

江海当说就去了50公里外的西山煤矿一趟,这回来一入市就……

这么近的距离,车子怎会跑坏?不错,西山有一段路是很颠簸,但……小王连忙钻到车底下检查。

刹车关键的部位,螺丝确实已经松动。但这责任的判定显然有些棘手,谁都会说与自己没有责任,但谁也都推脱不了责任。

车子随带的工具上没有留下指纹什么的痕迹,修车的开车的都带着手套。刹车关键部位的螺丝上动过的痕迹也不明显,刚从严重污染、肮脏地方回来,什么地方都脏得难看。

见问不出什么结果,雷警官只得把江海当和租赁公司的人带到局里,接受进一步调查。

三、黑势背景

江海当工作的地方是在顺风市顺水县,他做的是物流担保行业。这个行业在顺风有一定黑社会背景,但在网上查不出江海当有什么犯罪前科。

无法,雷警官只得打电话给顺风市同行熟人,让他们帮助查一下江海当的资料。

同行反馈说江海当犯罪前科不明显,只是有一次,他开的大车与一辆“昌河”面包车相遇,面包车躲避不当,一下翻到了深山沟,司机当场丧命。

这算什么前科!两车相遇,出事故是经常发生的,开过十几年车的老司机,大都有此经历。雷警官听同行介绍后,有些失望。

见雷警官失望,同行又补充说:“你知道死的司机是谁吗?那是顺风市下辖顺水县副县长的司机。他回家休息,驾着自家的车进山拉点东西,结果……”

副县长的司机?这似乎有点特别,雷警官不由问:“这事怎么处理的?那位副县长没有过问吗?”

“过问了,听说公家赔了那位司机家人不少钱。本来他这是办私事出事的,不应该算作工伤,然而在那位副县长的干预下,这事竞按工伤处理了,为此还曾有人在网上提出过质疑呢!”熟人口气里也明显有点气不忿。

“与事故有关系的这个江海当怎么处理的?当时他没有一点责任吗?”雷警官想起现在的案情。

熟人沉思了一下:“对江海当处理得很简单,完全听他的一面之词。死了的人已不会说话。那位副县长也没多问。”

雷警官和顺风方面通过话后,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惆怅。上一次肇事,没有江海当的错,这一次……这似乎……

雷警官当面问了江海当上一次出车祸的事。江海当有些抵触,道:“那都处理过了。我又没碰他,是他自己害怕往一边打方向盘避车,结果方向盘磨得太很了。”

江海当回答得不卑不亢、理直气壮,雷警官听后则有了些疑虑,以那个副县长按工伤处理司机的事情来看,他不会不过问有些责任的江海当,除非……

雷警官向上反映了江海当的情况。张联动是市局的模范标兵,他的死,上边很悲痛,也很重视,于是批准雷警官立案查一查。

雷警官和小王商量了一下,决定去一趟顺水县,摸一摸底细。

四、桃色新闻

顺水县在深山区,虽然环境优美,但道路实在难走,到处都是深沟险壑和壁立千仞的陡崖。公路都是盘山公路,当地人叫六盘、八盘、十五盘、二十盘。

顺水县所辖的杏林镇,是该县最美也是最不好走的地方,那里有多处旅游景点。那位副县长司机的家就在杏林镇。

雷警官和小王开着车,直接去了杏林镇。

小王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浏览着窗外的美景。初夏时节,这里到处山花烂漫,苍翠欲滴。小王被美景陶醉了,半天才扭过头来。他看雷警官全神贯注、一点都不敢懈怠地开着车,不由得瞅了一下后视镜。蓦然,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后边一辆青白色吉普车,不紧不慢地跟着他们。被人盯梢了?他把情况告诉了雷警官。

雷警官看了后视镜一眼,笑道:“哪的事,谁会盯我们的梢!这盘山路就是这样,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远,一会儿近,看着像有人跟着似的;再者,这路,谁敢搁马力?所以,相互距离,老是不远不近的。”

小王仍疑惑,他说在到顺水县城外围之前,是没有看到这辆车的。只是绕到这顺杏公路才……

雷警官没有回答,前面的路况太不好了。

好不容易到了杏林镇。不过这趟总算没有白来,他们知道了很多有关那位司机家里的事情。

俗话说,深山出俊鸟,那位死的副县长司机的老婆长得非常漂亮,而且还在镇里的税务所上班。大概是“摇摇者易折,皎皎者易污”的缘故,镇里有些身份的人便开始打司机老婆的主意。司机老婆给丈夫说了。司机对老婆本就不放心,常常是一得空便往家赶,有时到了后半夜,眼都睁不动了,但仍然是摇摇晃晃开着车回到家。为此,老婆常常心疼得不得了。在一次莫副县长来兴林镇视察后,老婆说,咱要是调到一起就好了。你给莫副县长说说吧。调到一起?司机心里活了一活,沉思了一下,说试试吧。哪知莫副县长一口答应,司机老婆工作不久便做了调动,而且是调到目前效益最好的县城某银行。

然而老婆刚调到县城不久,便又传出更加不好的消息。那位司机一听,头便懵了。他年轻气盛,脾气有些暴躁,发誓要报复。可是,没等他下手,便出了车祸。他回杏林家里,找车帮父亲拉东西,与江海当的大车相遇,结果……

雷警官和小王打听到这些消息后,感到很重要。他们决定落实一下,于是便去找已经回到顺水县家里的江海当。

五、烧焦尸体

江海当家没有人。邻居说上午警察通知他家里人,江海当早起开车出了事。他老婆和孩子都去了事故现场。

又出了事?雷警官和小王都一愣。他们连忙联系顺水县公安事故科。事故科告诉了他们江海当出事的地点。

原来江海当从容州回家没两天,公司便派给了他活,要他到邻县拉点东西。他今天打早开着辆中巴车出发,快到邻县时,他发觉车子有点毛病,于是看到对面路边有片小空地,便打方向盘想磨过去停下修一修,结果方向盘不听使唤,他的车一下子冲到了对面的山沟里,并因严重的碰撞,油箱起火,他被卡在车里活活烧死。

雷警官和小王赶到事故现场,发现顺水和邻县的警察正在处理江海当的尸体。

江海当的尸体几乎被烧成了焦炭,面目和一切都无法辨认。由于天热,他仅穿了个小裤头和背心,所以驾驶证、身份证及一包烟都撂在驾驶台前。没有被烧完的驾驶证里边留有一些信息残痕。

邻县警察解释了造成事故惨状的原因:这地方林木茂盛,车少人稀,出事后好长时间才有人路过发现。

先到一会儿的江海当的老婆孩子,伏在江海当被烧焦的尸体旁,哭得死去活来。

望着江海当老婆孩子难过的样子,雷警官潜意识里生出一股同情。小王则不然,江海当开车连着撞过几个人,这次却轮到了自己,这可有点像报应。

雷警官眉头紧锁,江海当这一死,张联动被撞死的事怕就不好细查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多看了江海当老婆几眼。江海当老婆会不会知道一些事情呢?

见雷警官盯着江海当老婆看,小王也往周围瞅起来。这儿地形确实复杂,山沟被郁郁葱葱的杂树丛子覆盖着,深不见底;江海当的车翻下山沟后,被几棵稍大的树挡住了,这里恰好有个小平台。小王顺着小平台往右边瞅,小平台的尽头处有一个突出的大疙瘩。小王瞅到那里,刚要收回视线,蓦然发现那边树丛中有几个穿便衣的人正瞅着雷警官他俩。小王轻碰了雷警官一下。

雷警官也瞅到了,他不由得对这个翻车事故产生了一些疑问。那么……江海当老婆应该会知道一些事情的。他心里慢慢生出了一个肯定的判断。

雷警官和小王商量,再回顺水县停一停,看能否接触到江海当的老婆。

然而,他们开着车往顺水县走的时候,小王又发现了后边有辆青白色吉普车跟着。这次雷警官也感到事情蹊跷而复杂了,他的心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六、赶尽杀绝

江海当出车祸是在邻县境内,所以他的快被烧焦的尸体被拉到了邻县殡仪馆。江海当老婆和孩子也跟了过去。

江海当是给顺水物流公司拉货出的事,公司派了一辆面包车招呼她的老婆和孩子。

江海当的死对老婆打击很大,她的精神几乎崩溃,两天来不吃不喝,一直流泪。

江海当的尸体火化后,他的老婆抱着骨灰盒,领着孩子,上了公司的面包车。面包车开始往顺水急驶。

山区的路曲连拐弯、时窄时宽、翻上倒下,很不好走。好在司机驾驶技术老练,车在路上没有咋耽误事,转眼便到了江海当出事的附近。前面是个小“Y”字形岔道,右边有条小土路,伸向密林深处。看到岔道,司机怕有人车从那里过来,不由得放慢了车速。

就在这时,一件谁也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江海当的老婆趁车子放慢速度,拚命拉开车门,抱着骨灰盒,一头栽了出去,滚进了山沟里。

雷警官和小王在顺水宾馆听到江海当老婆跳车死的消息,惊愕不已。本来想从江海当嘴里打听到一点有关张联动事故背后的信息,可江海当竟出车祸死了;又想从他老婆口里了解点情况,但他老婆竟又跳车亡故,这……怎么一想到就会出事?难道上天睁着眼,不让……联想到跟踪他们的青白色吉普车,雷警官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看来这看似平常的交通事故,背后……

顺水县离容州比较远,又在大山深处,雷警官和小王对这个地方都很陌生。他们昨天去过顺水县公安局,同行们看上去对他们很热情,但明显是在打哈哈,问不出一点实际问题;当然,交通事故毕竟是事故,不是案件,强问什么,怀疑什么,都是不合适的。

江海当老婆跳车死,面包车上的几个人都做了证明,包括江海当的孩子。他说,妈妈强行拉开车门,大家没拉住她,她就跳下去了。

事情难道就这么简单吗?这一连串的交通事故……雷警官俩人有点不死心,他们换上便衣,从宾馆后门走出,决定在民间再仔细了解这个县里的一些事。

七、噤若寒蝉

顺水县城不大,呈十字形,东西长五里,南北长五里。“十”字形四边的填空是四座山峰。如此奇特的地形,在中国怕是不多见。

县城里店铺不多,雷警官和小王分头行动,借着买东西,和人聊天。县城里新闻好像不多,外边的事情也大都不愿关注,所以聊天聊得很尴尬。小王生气地说,这里的人简直不开化。不过,转了好几个地方,他们总算了结了一些情况。

这几天这里最大的新闻便是江海当两口子的出车祸死。他们说江海当的死是鬼附身。江海当轧死过好几个人,轧死鬼会甘心吗?所以这回便让他烧死赔罪。说起江海当的老婆,大家都不愿多谈。他们说他们这里一般不多谈女人的事。不过他们说江海当的老婆是本地人,非常漂亮,而且还有些背景。江海当能寻住她,不知是哪辈子积的福气。

他们又问了莫副县长司机的事。大家一听问莫副县长,都缄了口。雷警官和小王都感到有些诧异,正想细问一下,突然一辆警车哇啦哇啦叫着呼啸驶过。大家的脸色都有些变,于是便鸟兽散,把雷警官俩人晾到了一边,而且都对他们产生了警觉。雷警官和小王这时才发觉他们说的是普通话,而当地人乡音很重,口音使他们外地人的身份暴露得很充分。

雷警官和小王不便在这里停留,忙去了另一条街道。

不过,他们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他们周围增添了一些陌生人。再找人说话,大家都对他们敬而远之。

没了解多少情况,他们有些沮丧。他们觉得这里和其他地方有些格格不入,难道因为这里是深山区吗?

他们有点不死心,决定把这个不大的县城整个看一遍。

他们从东大街转到了南大街。

南大街尽头好像是开发的新区,这里的建设挺热火。

小王看着盖起的一座座几层高的新式楼房,不由笑起来道:“嗬,终于看到现代建设的气息了!”

雷警官也笑了一下,说:“毕竟是县城嘛,再闭塞也会有与现代社会的相通之处。”

还有令他们意想不到的相通之处。

他们又往前走了走,突然发现一个工地边的几处民宅处围了很多人。

咋回事?他们挤了过去。

大家都在议论纷纷,说今晨拆迁办来拆毁房屋时,中间的那栋民宅里还有两个人没起床,结果就被埋了进去,人已经不行了。

这个闭塞的地方竟也有拆迁办!这与全国可都是一样的了。雷警官和小王都很惊讶。

小王脾气有些直,看着有人正从废墟里往外抬人,不由怒道:“妈的,这简直是草菅人命!”

雷警官趁机问发议论的人,房屋拆迁时难道都没通知一下吗?

那人说,这是两个老人,不想往外搬,结果就……

雷警官顺着那人的话,问了拆迁的事情后,又问了县城里其他一些情况。正问着,旁边的一个人突然碰了那人一下,他们连忙都去了一边。

雷警官和小王扭头一看,不远处开过来一辆面包车,上边下来了几个穿制服的人。

雷警官联想到刚才在东大街警车呼啸而过,人们脸色煞白、连忙作鸟兽散的情景,心里不由感叹道:看来在这里要问出点什么事,可真是太难了!

他们突然觉出,这里有点异域的感觉。

车上下来的几个人向他俩走来。他俩不便久停,只得离开。

八、车子漏油

雷警官和小王回到旅馆,商议了一下,决定离开。张联动的死因无法查了,当事人江海当和应该知道点内情的他的老婆都已经死了,死无对证,还怎么往下查?另外,这里的情况十分复杂,再继续待下去,怕……

他们开着车,踏上回容州的路。

车子仍由雷警官驾驶。车子快出顺水地界的时候,小王不由得又往后视镜里瞅了一下。蓦然,小王又发现此前的那辆青白色越野车在后边跟踪。

“妈的,头儿,你看,又跟踪上了,看来真该教训一下他们啦!”小王怒不可遏。

雷警官往后视镜里瞅了瞅,说:“这是在为我们送行。看来我们一到顺水就被他们瞄上了。不急,等出了他们的地界再说。”

顺水与顺风市搭界,到了顺风,就已经是浅山区了。

终于看到了“顺风人民欢迎您”的大横幅标语牌,雷警官和小王都舒了一口气。出了你的地盘,就容不得你横行霸道了。

果然,一入顺风地界,青白色吉普车便时走时停起来。小王忙指给雷警官看。雷警官放慢车速,往后看了看,刚想说什么,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汽油味。

“不好,车子漏油!”雷警官说着,忙打方向盘,把车子往路边停靠。

油箱有个小孔,油往外流得很快。车是新车,怎么会……雷警官和小王下车查看了一下,大感惊异。

就在这时,小王发现后边有火光闪了一下。

在“顺风人民欢迎您”的横幅标牌处,那辆青白色吉普车停在那里,有个人靠着车子,在用打火机打火。

火光闪处,那人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点着了烟。

小王一激灵,那人如不是看到他们停下,把火往脚下的滴油处一扔,这不就成了冲过来的火绳嘛!唉呀,好险!小王忙拉雷警官往后边看。

雷警官也发现了那人打火的动作、表情,他说这是在向他们示威、警告。

怎么办?车无法走了。他们只得打电话向局里汇报、求助。

九、陌生电话

雷警官和小王回到局里,很沮丧。案子调查从没像这次被动、窝囊。小王建议越级向上汇报,彻查顺水县的所有问题。

雷警官苦笑了笑道:“彻查什么,顺水县在深山区,是天高皇帝远,县长就是土皇帝:再说案子的当事人、知情人都已死亡,那里又针扎不进,水泼不进,我们调查又没什么结果,仅凭我们看到的表面现象,会能说明什么问题。”

“照这样说,张联动同志的死因怕就永远无法真相大白了,他就要永远含冤于九泉了!另外,顺水县的土皇帝们就可永远横行霸道、逍遥法外了!”小王已经很激动。

雷警官没再接小王的话。他沉思了一会儿,突然问:“你说,那天在江海当死的现场,那一伙在下边平台疙瘩处的人在干什么?”

“这个……”小王也冷静下来,自言自语道:“他们虽瞅我们,但显然不是在监视我们。他们在那么靠下、隐蔽的地方,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

“对,我也是这么想。”雷警官肯定了小王的话。“那么,他们是在找什么呢?”

确实,他们是在找什么呢?小王也悟出那天有蹊跷。

“江海当是个老司机,在那并不是太窄的地方拐个弯,应该不会把握不了方向盘吧。”雷警官开始分析,“我想还是车子有人动手脚的问题。这次的案子,是从车祸引起,然而在调查案子当中,却又车祸连连,这难道都是巧合吗?如果不是,这问题也就明了啦,那天江海当出事,有人早知道。那伙人在下边鬼鬼祟祟找什么,可能是不放心,或者发现露出了什么破绽。”

“他们不放心什么呢?人都烧焦了!”小王在这方面没有多想。

“对,正是人都烧焦了,比预想的还要顺利,他们才有些不放心。”雷警官作了肯定。

这时候,局长突然打电话给雷警官,说局里刚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里人说他知道张联动案子的内情。

知道案子的内情?雷警官和小王连忙赶往局办公室。

十、深山访隐

在局办公室,雷警官按那人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没人接听。通过电信查询,发现那是个公用电话。而这个公用电话所在地,竟是在深山区的一个小镇上。

这人为何不留联系方式呢?是没有,还是……是不是打了电话。又后悔了呢?抑或是有些害怕?

雷警官和小王开始认真研究分析。张联动的案子是一个车祸,如今肇事人已死,其他人谁还知道内情?即使知道,也没有了人证,怎么定案?而且对这次车祸,警方只是怀疑,只是悄悄调查,这谁会知道?那么,这个人怕是……

“这是不是有人在搞恶作剧,看咱们的笑话呀!”小王还没有从顺水县遭遇的阴影中摆脱出来。

“恶作剧?在那么远,那么偏僻的地方,不太像。”雷警官没往这上边想。

“那么……”小王沉吟了一下,“看来只有找到这个人,案子才会明了啦。”

“对,只有找到这个人,案子才会有转机。”雷警官做了一个肯定的手势。

小王打开笔记本电脑,搜索出百度地图,看了看那个小镇的位置,不由皱起了眉头:“这是在顺水县西边的大山里头,这人……”

雷警官也盯着地图看。这个地方再往西边,便是中国著名的地理分界大山了,到这地方去找一个人,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啊!雷警官也皱起了眉头。

小王想起了什么,调出地图上的测距功能,量了一下距离,眼前一明,他忙把雷警官拉到跟前:“头儿你看,这地方的西南边是什么山?”

“这不是童子山嘛。”雷警官去过这个地方。

“对。头儿,您最近注意过媒体没有,有报道说这个地方现在又恢复了从前的景象,聚集了很多隐士。许多人厌世,开始在这里过起了隐居修行的生活。”

雷警官也看到过这个报道,小王一问,他点了点头。

“那么,这个人会不会也是厌世,去那里隐居呢?”

雷警官沉思了一下,道:“有可能。现在到处都是人满为患,要想隐居,只有到深山老林。不过,既是隐居,为何又……”

他们去了童子山。这里是道教名山,山高林密,环境静谧优雅。确如报道上说的,在这一百多公里范围,时或见到一些人们搭建的茅屋、窝棚;有些山洞里也发现了人影。这些人衣着朴素,精瘦结实,表情淡漠,一看就是想远离尘世、苦练修行。

他们问了一些在此修行很早的人,问是不是最近来了一个修行者?

有人提供了线索。在一个前人留下的很小的山洞里,他们找到了那个打电话的人。

认出那个人后,他们虽有思想准备,但还是大吃一惊。

十一、独立王国

此人不是别人,竟是出车祸被烧焦的江海当。

原来那天出车祸被烧焦的不是江海当,而是一个搭顺路车的。那天车子有人做了手脚,江海当在转弯的时候,一强转方向盘,刹车就失灵了。车栽下深沟的一瞬,他跳车时,顺手拉了搭车人一把,想让他也跳下,然而太迟了。

在跳车的一瞬,江海当哀想: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自己制造了那么多的车祸,想不到最后……

跳车后,脑子清醒后,江海当发现了危险的处境。既然有人做手脚,那就是想杀人灭口,要他的命。于是他便赶快逃离了现场。

当时他是光脊梁,仅穿了件大裆裤头,身无分文。他往大山眼里钻,钻着钻着,便迷了路。

在又饥又渴走不动快要倒下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山坡凹处有个窝棚。他爬过去,看到了水和干瘪的馍饼。他狼吞虎咽起来。吃过后,他不敢久停,继续往深山走。

走出老远后,他回头看,窝棚处站着一个人。那是一个隐者。此后,他遇到了很多隐居的人。正是这些隐者,给他提供了食物,他才得以存活了下来。

看着满脸满身都是擦伤、碰伤痕,瘦得几乎皮包骨头,浑身脏兮兮的的江海当,雷警官不由皱了一下眉头问:“好几次车祸都是你故意造成的,你已经犯下了大罪,现在不怕……”

江海当说:“我怕什么,我现在一无所有了,还怕什么!我本没打算投案,当我知道我老婆是被人从车上故意推下来的时候,我是什么都不顾了。”

“你是怎么知道你老婆出事的?”雷警官有些疑惑,这大山深处……

“这山下有个小镇,我去弄盐巴,看到了一张小报。小报上说我老婆抱着我的骨灰,跳车寻我而去。”江海当说的是实话,顺风市报是曾报道过。

“她不是自己跳下去的吗?你儿子都说是。你怎么说你老婆是被推下去的呢?”小王感到蹊跷。

江海当苦笑道:“我儿子小,哪懂事呀!你们想,他们往下强推着我老婆,嘴里还说着不要跳,不要跳。小孩子能看得出来吗?”

江海当老婆是被人故意推下车的,雷警官当时都有些怀疑。江海当老婆再绝望,儿子跟着,为了孩子,也不能随随便便跳车寻短见啊!

江海当愤怒地说:“顺水县副县长莫野平心太狠了,我老婆是他的远房亲戚,还是他此前的情妇,然而他害怕您曾经到我家,找过我,他怕您再问我老婆,于是便……”

雷警官说:“你把莫野平的详细情况说一说吧。”

江海当说:“我说,我把什么都说一说。”

原来莫野平是顺水县的土皇帝,是该县黑社会的总后台。他在该县说一不二,甚至在该县党政会议上,有什么决策,形成什么文件,也得他拍板定夺。我们知道,县委县政府的一把手,都是易地而调。在顺水,谁调来,必须得先拜访他,否则,你在这儿便干不长。

莫野平势力发展起来后,开始胡作非为,欺男霸女。在该县,他只要看上哪个女人,那个女人就得供他玩乐。江海当的老婆是他本家,他看上了她,玩腻后,他把她嫁给了江海当。江海当是外地人,又是大城市人,他想利用他。

江海当也决心给他死心塌地地干,出的几个“车祸”,都是莫野平指使他干的。

莫野平窝边草也吃,和自己司机的老婆勾搭,就是一个明证。

司机年轻气盛,脾气有些暴躁,当知道他们的奸情后,扬言要报复。莫野平先想把他调离开,后又觉着不放心,于是便决定杀人灭口。

司机有一次回杏林家里帮父亲用车拉东西,早有预谋的莫野平得到消息后,于是便指使江海当搞了那次车祸。

江海当说到这里,雷警官问了一句话:“那张联动的事是因为什么?”

江海当沉思了一下说:“这个嘛,是因为很小的一件事,说来您可能都不相信。”

十二、琐事报复

莫野平有一次去容州办事,在街上,他的车不按交通规则行驶,险些酿出车祸,交通警张联动看到,上前纠章。

莫野平不乐意了。在顺水县,一看他的车牌,无论再怎么违章,哪个警察敢上前检查。现在……在容州,哼,别看你是省城,你也算个?哇!莫野平从车后边下来,劈手就推了一下张联动。

张联动没还手,向他敬礼,并示意他的司机把车子靠边停。

莫野平不干了,命令他的司机开着车顶着张联动,要张联动让开。不得已,张联动只得呼唤同伴过来帮忙。

几个警察过来,扣住他的车子,并罚款200元。

莫野平感到受了奇耻大辱,当时就扬言要报复。回到顺水后,他找来江海当,要他去撞张联动。

江海当起初不干,他说撞警察,那罪名就大了。莫野平说没事,他已经想好了方法,人不知鬼不觉。真出了事,也不要怕,他会找人摆平。

在他的威胁利诱下,江海当只得答应。他按莫野平的吩咐,在西山租了辆车,每天到容州大悟路口等候张联动。张联动的警号、照片,莫野平都已搞到,江海当带着。

张联动万没想到,因为一次小小的纠章,竟会引来杀身之祸。

雷警官和小王听了江海当的供述,都愤怒、震惊不已,这个莫野平太猖狂,太肆无忌惮了!他们把江海当的供述材料整理后,报给了上边。

不久,莫野平被双规,并在异地接受了审讯。

案子终于破了,雷警官和小王都松了一口气。他们来到张联动墓前,为他献了鲜花,告慰了他的灵魂。

友情链接